昨夕今朝

为韩叶打call!!!

【韩叶】择日而亡(上)

非常烂俗的007 AU

之前拿小号发过一遍,麻烦看过的姑娘不要扒我马甲【。】


1.

 

夏日的午后有千百种表达的形态和方式;此时此刻,它具象化为游泳池中的一片粼粼碧波,从泳池的中心向四周辐射出温柔的涟漪。尽管现下阳光仍旧灼热,却有一只蓝绿色的蜻蜓飞过花丛近水而来,围绕水波荡漾的起点轻柔地盘旋,似是不愿打破这午后的一片祥和。

至于水面下的世界,那被起伏的波浪和闪耀的光亮掩盖得很好,它听不见,更感受不到。

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十秒之后,这只蜻蜓被突如其来的水花迎头浇了个湿透。一个湿淋淋的脑袋从清澈的水织成的网中钻出来,甩了甩,让上面的水流下去,只能看见裸露的头皮上有水投射出耀眼的反光。这个人伸手抹了把脸,眯着眼睛转头看了看四周,这个游泳池附近和他入水之前一样空无一人,于是他又扎回了水中。水面上头,是大朵白云覆盖着的浅蓝色天空。

这个人很快地游到了游泳池的扶手边上,抓住栏杆爬了上去。在距这里仅仅几步的地方放着一把大大的白色遮阳伞,伞下有一张躺椅,躺椅边的桌子上放着一杯冰镇的饮品,玻璃杯上还有着新鲜的冰凉的大颗水珠。但这冰饮和遮阳伞下的荫凉看来对这个男人全无吸引力,他出水之后便精疲力竭地躺倒在了附近的地面上,就像死了一样。

他当然没有死,从他微微起伏的胸口就能看出来。这个人的身材像他的脸一样普通到过目即忘,这让他汇入人群就像一滴水融入大海那般容易。这对他这种人来说是一种需要珍惜的宝贵财富,因为他的工作只需要越少越好的关注。

他闭着眼在阳光下晒了一会,一直到胸口的水迹被晒得几近干涸,这并未花费多少时间,因为那阳光还是热烈的。大概是晒得太热了,这个人翻了个身,让自己的背朝着天,很快便不动了。

过了一小时左右,泳池边的落地窗被人推开,从屋里走出一位年轻的女郎来。她健美窈窕,步伐轻盈,很快便走到了桌子边,从下面的那层拿出一瓶按摩油,然后又走回那男人身边,在他背上仔细地涂抹好了油液。她活动了一下手指,从这男人的肩背部开始按摩起来。

她手下的肌肉很紧绷,从她仅有的几次为这位大佬服务的经验来看,这算是头一遭。她也并未多想,只以为是游得太多了,因而加大了手中的力道,但直至她手指开始酸痛,这也收效甚微。于她而言,这确实是很罕见的,但自她接受这份薪水颇丰的工作以来,她所得到的唯一忠告,或说警告,便是“不要多话”,于是她照做了。

待到她终于按摩完背部,需要按摩前胸的时候,她心中那隐秘的不安终于被证实了。男人被她翻过来,没有起伏,没有呼吸——她想过要尖叫的。

但是不能,她甚至没能发出任何声音。

因为在那之前,大雨倾盆而出的水声已经盖住了弹壳清脆的落地声。

 

2.

 

十四小时后。

韩文清习惯起得很早,无论他是否在休假中。而在不出任务的日子里,他倾向于用拳击唤醒自己。今天作为休假的第一天,当然也没有成为例外。

沙包在拳头的重击下发出沉闷的碰撞声,刚刚被他打过的地方出现了下陷的凹痕,由此可以直观地感受到他出拳的力道,事实上,一个九十公斤的成年男性也很难抵挡这样的重拳。沙包被他这样的力道打飞出去,立马又朝他撞了回来,韩文清轻巧地闪过,又挥上一记迅猛的直拳。

半个小时过去,他身上紧身的背心被汗水打得湿透,勾勒出坚硬的胸肌线条。他的肱二头肌随着他击打的动作优美地收缩放松着,那之中蕴含了令人惊叹的力量。他的躯体汗水淋漓,在清晨初升的太阳照耀之下泛着微微的金光,看起来就像是油液在其上闪烁。没有了服帖的手工西装的包裹,他身上这虬结的肌肉显露出它本来的面目——气势凶猛,但是依旧迷人。

在室内一片沉闷的砰砰声中,清脆的电话声响得突如其来。韩文清毫不吃惊地给了沙袋最后一记重击,一边摘下手套随手丢开,一边开始寻找固定电话的位置,因为在电话铃声响起来的前一刻,他甚至不知道这房间里还有固定电话的存在(他有手机,且并未将它束之高阁)。

他按下免提键,在扩音器里,M的声音冷冰冰的,而这通常意味着他们陷入了非常,非常,非常大的麻烦。

“你的休假结束了,007。现在,立刻回总部接受任务。”

之前因剧烈运动流下的大滴汗水滑过韩文清粗黑的坚定的眉峰,被他用干净的毛巾随手擦去。他平复一下呼吸,拆下手上缠着的绷带,扔回拳套的位置。

休假结束了,而他见鬼地甚至还没来得及在它结束之前洗一个澡。

 

3.

 

韩文清最终还是冲了个澡,在他的休假宣告结束后的十五分钟内。

当他走进M的办公室时,他的秘书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007,M在里面等你。”说完她就很快地把视线转回桌上的文件了,看来一副忙到焦头烂额的样子。

“谢谢。”韩文清向她道了谢,敲响了身前的门。不等回答,他便打开门走了进去。

M坐在属于他的那张胡桃木办公桌后,眉头紧锁,脸色凝重。这办公室里有一种烟草燃烧过的气味,辛辣呛鼻,毫无疑问这烟味来自M。韩文清知道他几乎不抽烟,除非在紧急时刻。

“坐,007。”

韩文清解开西装外套的纽扣,依言坐上他对面的那张椅子,同时M按下了手上那支控制笔的按键,一张脸从半空中浮现出来。男性,亚裔,谢顶,从面部情况来看五十五岁上下,眼睛微微眯缝着看向镜头,一副没什么光彩的麻木样子。非常普通的一张脸,丢街上去瞬间就能淹没在人群中。

而且,韩文清对这张脸毫无印象。

他微微转头看了M一眼,等待他的下一步。

“你对这个人有印象吗?”

“没有。”韩文清否认,一边开始阅读照片旁边的资料,“我应该有吗?”

“他的名字叫冯宪君,瑞源生物制药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实际上的掌权者。虽然他极少出现在人前,但你和他应该打过交道,不一定是在正面。但这不是重点。”M又按了一下按键,一张尸体的照片代替了先前那张,“重点是他昨天下午死了。我们了解到他死前正在积极和其他势力接洽,出售一种新型病毒。”

一段新的视频冒出来,一边快放的小白鼠试验,里面的小白鼠从活蹦乱跳到奄奄一息至最后七窍流血,死状凄惨;另一边大概是原理演示视频,病毒穿透细胞刺激各类血细胞大量增生聚集阻塞血管,直至最后栓子将血管撑至变形,这个过程也并未停止。

M向他解释,“人类在感染这种病毒以后,在二十四小时内就会因为高粘血症死亡。”

“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该种病毒将在六小时后进行转移。”

韩文清的十指相扣,放在他的膝头,“所以,我这次的任务是?”

“找到这种病毒,把它带回来。”

“绝对不能让它落入不应该的人手里。”

 

4.

 

韩文清才从M的办公室内走出来,走廊里就有人向他打招呼,“好久不见啊,老韩。”

他看清来人后笑了笑,走过去拍拍对方的肩膀,“嗯,听说你上次任务受了重伤,现在好全了没?”

“差不多,但眼睛上的伤是不行了,回不了一线。”006摘下鼻梁上的眼镜朝他挥了挥,韩文清注意到他的眼睛很明显地失去了焦点,“不过新配的眼镜很适合我,是吧?”

006号特工,真名林敬言,至今已为国家安全局服务了整整七年,与韩文清一样同属00系特工。代号中的“00”表示他们已经获得杀人执照,在行动过程中有权杀人。

“是不错。”韩文清看着他的脸附和道,他所受过的训练告诉他眼前这张温文尔雅的脸属于同一个人,但这副冰冷的眼镜使它看起来如此陌生。工作带来的无可避免的伤害。不过这总比死亡要好,要知道00系特工平均工作年限为五年,而这份工作通常以死亡结束。当然了,韩文清觉得自己能成为第一个退休的007。

 “——这里左转。”林敬言在一个岔口处提醒他,这和以前去Q支部的路可不大一样,韩文清随口问了一句,“Q支部终于换地方了?”

“只是暂时的。”林敬言笑着回答他,“一星期前Q支部里有人把实验地炸了,于是他们就搬去地下了。”

“我猜猜,他们又在倒腾爆炸钢笔了?”

“这次不是。”林敬言笑起来,“跟你的新车有关,Q叫我先向你保密,你到时候自己去看吧。”

国安局大楼的地下有些阴冷,无需空调也是阴风阵阵,走道里的灯也是那种白惨惨的日光灯。林敬言走在他身边缩了缩身子,说:“我每次走在这里都觉得像到了停尸房,随时会有僵尸从转角冒出来。”

“这里没有僵尸,武器倒是有很多。”Q放下手中正在组装的枪支零件,向他们走来。韩文清确定他没有生气,因为他紧接着又补了一句打趣的,“就算真的有,你也早就一枪射爆它的头了。”

“Q。”韩文清向军需官Q打了个招呼,Q真名张新杰,但是他一直都更喜欢别人用Q来称呼他。韩文清拿起办公桌上一把放在醒目处的左轮把玩了一下,“这次的新装备?”这把枪线条流畅,精致又轻巧,拿起来也还趁手,但显然不是给他的。

“不是,那把是给009的,你的是这把。”Q扔给他另一支黑色的半自动手枪,这次就是他熟悉的P99了,“改良过的瓦尔特P99,缩短了扳机行程,重量也根据你的习惯略有改变,提高了瞄准的稳定性,枪上自带信号发射器,我们随时可以通过全球定位系统追踪你的位置。而且这次新加了掌纹识别器,除你以外没有任何人能扣动扳机。”

韩文清掂了掂手上的新装备,他还挺喜欢这个重量上的变动,至于掌纹识别,听起来最大的用处是防止对手拿他的枪来威胁自己——不可能情况,否决。

“还有吗?”韩文清从他手里接过备用的弹夹,“这次还是阿斯顿马丁?”

林敬言接过话头,“完全正确!猜猜车停哪了?”

韩文清扫了一圈室内,并未看到车辆的痕迹,只有左边有几扇卷帘门拉着,但是老林他既然都这么说了……他的目光定在不远处的一大块空地上,走过去在空气中摸了摸,果然摸到了冰凉的金属板。

林敬言有点惊讶地笑起来,“你已经知道了啊?”

韩文清点点头,“前任军需官曾经搞过一辆,成本很高,不过现在它已经安静地躺在某个湖底了。上头那段时间在削减预算,所以就没再投入计划。——你那个时候还没来,自然不知道。”

“虽然现在新型材料让成本降低了,但我还是希望你能把它开回来,因为这辆车到现在造价还是很高。”Q警告他,一辆灰蓝色的跑车渐渐在空气中显出形来,“为了降低引擎的声音,车的马力比上次要小一些,不过也能在4秒内加速至60码。”

“顺便说一句,车上的那些小玩意都是一次性的,别一次用完。”

“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韩文清从置物箱里拿出一副墨镜戴上,Q确实想得相当周到。

“把它开回来。”

灰蓝色的跑车几乎是擦着天光冲出了这栋建筑,依旧站在原地的林敬言和Q只能远远地听到一句。

“恕难保证。”


T.B.C.

评论(2)
热度(10)
©昨夕今朝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