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夕今朝

为韩叶打call!!!

段子

无意中找到了以前写同人的笔记本,深切地感受到了当年我对大龄未婚青年被逼婚一事发自内心的同情,大家来感受一下
盗墓笔记相关

出门前吴邪接到一堆狐朋狗友的电话,都是约他出去联谊的,他没理会,都推掉了。“你的单身问题解决啦?”对方在说这话时他几乎能看见那种惊奇的样子,而实际上他也只是笑了笑,“还没解决,不过这事不急。”“不是吧你,这几岁了都,还想着玩呢吧?我家小孩都能打酱油了……”后来的声音被他掐断在电话里。
他开着他的小破金杯去了城郊——他在那里给阿宁立了个衣冠冢,当时就觉得一大姑娘年纪轻轻的就去了,还没个人挂念,是挺惨的。这件事连胖子都不知道,但闷油瓶当时是和他一起的,那年清明他们还一起给阿宁烧了点纸钱。四月初的天气已经暖了,阴雨连绵的日子里竟还让他们碰上了个大晴天。江风起来,明亮的阳光下纸灰漫天,不像雪,倒像是老屋里飞扬的尘,盖住了墓碑上佳人的巧笑倩兮,和她一样终将被人遗忘。
阿宁的墓前由于缺少打扫长出了些杂草,黄的绿的灰的混在一起说不出的诡异。她要是还活着一定会伤心的,毕竟她的追求者从街这头排到那头。吴邪蹲下去拔掉那些杂草扔到一边,从来时拎着的纸袋里掏出盒工艺蜡烛,七个铜钱的式样,用红线串在一起。阿宁的那串还在塔木陀的雨林里,估计是没办法再回来了。其实那玩意是蛮值钱的,他想,可是人都死了,又有什么用呢?钱财毕竟是身外之物,还不如一开始就一无所有,不然死前还多些牵挂系着。
他从口袋里摸出Zippo,把那一串蜡烛都点着了,又给自己点了支烟。他的手边只有包七星,他以前老嫌呛,现在却正好,他甚至还能闻到那种以前他从未闻到过的“淡淡的青草味”。不食烟火又怎么样,他有些赌气地想道,最后还不是抽了他的烟。
可是,吴邪有些黯然,这也没给他留下一点牵挂。
评论
热度(1)
©昨夕今朝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