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夕今朝

为韩叶打call!!!

【叶韩叶】那么远,这样近

 @竹里馆 客官你要的硬盘文……

当时和《抒情年代》一起写的,一直深藏于硬盘中没好意思发出来

注意是叶韩叶



叶修坐在开了空调的公交上的一个偏后位置,打开窗户。那带点咸腥水汽的清风挟着外头的热浪迎面而来,让他忍不住微微眯起眼睛,享受起了这久违的感觉。可惜他这一行为引起了身边乘客的不满,甚至连司机都暗示性地播起了“请不要将头、手伸出窗外,谢谢合作”这样的话。他不为所动,只是随着公车行驶时上下的节奏微微晃动身体,十足十的气人模样。而他从车上下来之时,正听得车窗被人“啪”地一下关上,严丝合缝地紧紧卡在他面前。尾部喷出的烟气熏人,公车在他身后扬长而去,他只觉得好笑,兴致反而更高。

先前他刚一下飞机就拨了霸图俱乐部的电话,电话很快就接通了,线上那一头的霸图经理客气地告诉他韩队今天请假,原因不详——这可值得深思,叶修心不在焉地拖着行李箱走过候机大厅,看错了光洁地板上的倒影,结果差点撞上一个路人。他回过神来,道了歉,但思绪还在老韩身上打着转。老韩对霸图那个尽心竭力,和王大眼对微草的一往而深有的一拼,连他自己这个交往对象都常常被放在队伍之后,还有没有理了。

叶修站在X光机边等了下,他的包款式太泛滥,他不得不认真辨认一会,这才拎起自己混在一大堆东西里的行李箱。其实那样说也不太对,他在韩文清心中往往是最末的那个,他自己这边情况也差不多。像当初退役那件事,沐橙一直知道,少天第一时间被他扯来当壮丁,可他就压根没想过要告诉韩文清,尽管他们那么熟。因为结局既定,他还会回来,就这样简单。有些事情不说韩文清也懂,比他自己还透彻。

这世上确实有一种人,久别未见,却能在重逢的第一眼就了解他的全部。而他和韩文清,大概就是其中的一员。

所以放在最末也没有关系。他依然如影随形无处不在。

 

Q市叶修来得不少,毕竟韩文清在这里有好几套房子,一套公寓自住,父母住着的那栋带院的二层小楼也常回去住。他都知道在哪,也熟稔公交车的换车方式。想来想去他还是上了去公寓的那班公交车。一想到就要回家了,他的心情特别好,心情一好,不自觉地就干了些不太让旁人高兴的事。

他不打算给韩文清打电话,至少叶修肯定他不在飞往苏黎世的飞机上,因为他的签证到现在都没下来,叶修决定见面了要就这好好嘲笑他一番。先表扬一番工作人员的恪尽职守,不将疑似黑帮的可疑人物放出国吓唬外国友人,再夸张地学习一下韩文清奇怪的英文口音,最后两个人开开心心坐下品尝老韩忙活一下午的可口佳肴,晚上先JJC再进行一些有益身心的运动……想太多。

确实想太多。

获得世界冠军时最初的兴奋和激动感已经因着长达十七小时的枯燥旅途淡褪,化作心中平和的满足感缓缓沉淀下来,驱动着他回家的脚步,使他的心绪维系在那半掩的家门上,只要他轻轻推开那狭小的门缝,他就能看见坐在家里的韩文清。

他也许正煮着米饭炒着鸡蛋,他也许正开着电视打着瞌睡,他也许正挥舞鼠标敲打键盘。

他就在那里。触手可及。

韩文清。

直到这一刻叶修才猛然意识到,他是这样地渴望着见到韩文清。立刻,马上。

 

只可惜事实永远不像他想得那样好,防盗门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神气,冷酷地紧闭在他的面前,彻底阻断了他望向里面的所有可能,但这不能浇熄他高涨的热情。他有些笨拙地翻找起了藏在旅行袋里的钥匙,在一堆本来就叠得杂乱的衣物中翻找了很久,无果,最后他灵机一动,才想起钥匙早就被他放在侧边的袋子里了,一打开,果然就在那里。

冰冷的金属紧贴着他薄汗渗出的手心,硌得他都有点痛。他把手在裤子上擦了擦,在他意识到之前深吸了口气,这才转动锁孔中的钥匙。

门没有出乎丝毫意料地开了,他走进去,将钥匙放在门边的鞋柜上。没有饭菜香,没有电视声,没有键盘声。没有,什么都没有。甚至连韩文清都没有。

他放下行李袋,缓慢地走到沙发边上坐下,向后躺平摊开舒展四肢。他后知后觉地发现落地窗外刚才还是晴空万里,现在天就开始阴了下来。天中的云沉沉的,带得他的心也沉沉的。他很难形容他现在这种前一刻还满心欢喜,下一刻就低落到不想做任何事的感觉,但他还是强打精神拨起了韩文清的号码。对了,今天是周末,也许韩文清只是像他往常一样去看他父母了。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叶修把听筒轻轻放回话机。大概是手机没电了,他想。他现在没法见到韩文清,可他就是想见他,越见不到越渴望。可干坐着也不好,还是去打荣耀吧。

电脑放在卧室里,那里的门口正紧闭着。叶修没起什么疑心,直到走到门前他才意识到有什么不对——门缝中有什么隐隐约约的声音传出来。他握紧了门把,是小偷吗?

叶修尽可能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小心地后退着,跑去拿了把扫帚。轻是轻了点,好歹柄是不锈钢的,打晕个小偷,应该……没问题吧。

他站在门前,深吸一口气,给自己倒数三秒。

三,二,一。

他猛地打开了门。

伴随着他开门的动作,韩文清猛地像要跳起来一般从床上直起了身体,声音里带着点被打扰了的恼怒:“叶修!记得敲门!”

可是这会叶修不急着管这件事,他的目光流连在盖在韩文清下身上的衬衫,一下还没反应过来,“你干什么呢,生病了?”

叶修注意到韩文清的脸上带着点不太正常的潮红,看起来有点像生病的样子,可他这一刻确确实实地在生气。他还是有点担心,额头凑过去要贴上对方的,但马上被人打回来,“出去!”

叶修反应很快,右手背一下就贴了上去,温度比平时的是要高一点,低烧?不对。

韩文清赶紧抓过手边的遥控器关掉电视,但是刚才的声音已经足够了,他要是再不明白他就是傻子。他的手隔着衬衫抚上韩文清的下体,手中的触感非常坚硬,那部分在他掌心中轻微的搏动着,血液在里面奔腾着,散发出滚烫的热度。他的指尖抚触了一下顶端,引得韩文清轻轻颤抖了一下。

“刚才在看片?”他凑在韩文清耳边低语。

“不关你事。出去。”

叶修不为所动,衬衫被顶得明显地突起,他伸手揭开那处遮掩,轻柔而挑逗地抚摸着头部和柱身,又轻轻地用手笼住那下面的两个囊袋。韩文清的耳根伴随着他的含吮泛起了微红,顶端的裂缝在他的注视下抢先流露出了液体,他用手指按揉着将那液体抹遍柱身,这让韩文清用力攥紧了拳头,拽过他的衣领咬牙切齿道:“叶修,你他妈不要得寸……”

叶修在他燃烧着欲望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他现在想要知道的只有一件事,“你刚才在看谁?”

“不关你事。”

前液渗出来滑腻腻的,但也方便了他撸动的动作。他的舌尖从颈侧滑到锁骨,在那里品尝到了清洁的肥皂香气和些微的汗水咸味。他在那处用力留下了一个吻痕,韩文清的呼吸随着这个动作急促了起来,可他并没有如他所愿地加快手上的动作。他额头贴着韩文清的磨蹭了一会,用一种哄骗般的语气在韩文清耳边低声说:“告诉我……告诉我就让你射。”

韩文清脸上很有一种宁死不屈的气势,可他还是在其中发现了一点细微的被撞破的尴尬。他笑了笑,加大了手上的动作,趁韩文清因快感略微失神的时候抢过了遥控器,完成任务以后就将它扔得远远的,不给韩文清任何挽回的余地。

“现在让我们看看……咦?”

先前被打断的画面在屏幕上继续播放,韩文清已经不忍再看一般地转过了脸,叶修却是目瞪口呆。因为,电视屏幕中的主角,分明是他自己。他盯着被扔在一边的白衬衫,神情复杂。那是他的,他认得出来。

欲望来得汹涌而澎湃,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席卷了他的全身。血液流动的声音在他耳中躁动起来,他几乎无法让自己保持冷静。

韩文清本打算早些逃离这是非之地的,奈何命根子在人手上,怎样都轮不到他讲话。他动了动,叶修两腿间鼓起的部分硬邦邦地顶着他,让他很不舒服。

 “韩文清……”他的嗓子发干,很干。他身体当中有某个部分在不断地叫嚣着对韩文清的渴求,越来越强烈,而他现在正打算顺从他内心的欲望。 

他给了韩文清今天的第一个吻,起先它是轻柔的,仅至于嘴唇的接触厮磨,纯洁得如同初恋的学生。后来它渐渐变得深入起来,舌尖从牙关滑过牙龈,绕半圈,又半圈,至一圈,终于完整。在那期间,两条舌头无意间相互接触,进而紧紧缠绕,像是有了自己的意志一般再也不愿分开。

韩文清的手指已经褪去了他下身的衣物,修长的手指在那处滑动。韩文清的手无疑也是十分好看的,但比他自己的看来要更有力量感一些。他发现他的目光没法离开那双手,身在异乡的无数个夜晚里,那双手曾无数次地出现在他的梦里,伴随着轻柔的抚触,让他安心,给他安慰。

高潮将近,他的唇线贴着耳廓滑动,“韩文清……你知不知道我很想你。”

他没想到,听到这句话,韩文清闷哼了一声,竟然就这样射了出来。他也没忍住,在快速而用力的撸动下射了出来。

“操。”

满手心都是白浊的液体。只有他的,没有韩文清的。

房间里的灯光并不刺眼,柔和而温馨,可叶修只感到莫名烦躁。他凭着一股冲动拨出了一个号码,直到拨号音响起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事。他本想挂电话,可这时熟悉的声音已经从听筒里传了出来:“叶修?”

他张了张口,只觉得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最后只能说出堪堪一字:“嗯。”

韩文清的口气有些不悦,叶修简直能想象出现时电话那头他那种皱眉的样子,“你们那里几点,凌晨两点?这么晚了还不睡,有事?”

这怎么回答,我想你了我刚才做了个春梦?不行不行,饶是脸皮厚如叶修也不能这样直白地说出,情急之下他编了个最烂的回答:“我就想听听你的声音。”

果然只有在梦里,人才会变得诚实,才能如此自然地道出思念。

苏黎世的夜那样寂静,一时间他只能听见越洋电话中传来的清晰可闻的呼吸声。过了半晌,韩文清才闷闷地答道:“幼稚。”

叶修忍不住为韩文清这点沉默的时间差笑起来。 但是很快韩文清又说:“好了早点睡,睡不着可以先玩局荣耀。”

“陪玩吗?”

“不陪。”

“老韩你真小气。”叶修抱怨道,“我刚刚做了个梦,梦见你在家洗完澡,躺平脱光任我上,你说我们要不要实践一下?”

“你脱还差不多。我要关机了。”

“等等,别着急啊老韩……”听见那边的声响,他又忽然想起什么来似的问道,“你签证过了没?”

“我挂了。”

听筒里只传来嘟嘟的忙音。叶修心满意足地躺回床上,从衣领子里拉出一个坠子,放在灯光下细细欣赏。 指环设计简洁,并无任何多余装饰,只在内侧刻了H,沾染了他的体温,正在灯下闪着微光。他凑上去,低头亲吻了一下那枚戒指,然后小心地将其又贴近心口。

有的时候他也不是在最末的,这样也挺好。

决赛,就在天亮之后。 


Fin.



说一下好了,本文攻受关系其实主要还是韩叶韩,因为是梦里所以叶修想的是他攻=L=平时的话感觉还是老韩在上面的次数多一点?但就这篇文来说还算是叶韩叶吧

本来这篇的题目是《情怯》,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那句。艾玛这句可美了!但是感觉不太切题【其实现在这个也不怎么贴合_(:з」∠)_

评论(3)
热度(22)
©昨夕今朝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