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夕今朝

为韩叶打call!!!

【韩叶】深海潜浮(10)

这是一个在网络高度发达的未来,人们借助脑内芯片与网络世界相连,借助被称为“对战电子体”的机甲进行战斗的恋爱故事

设定和世界观主要参考加速世界> <

切勿较真细节,我们的目标是: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洒一次痛痛快快的狗血! 【不是

 哦对了本文CP除韩叶楚苏双王以外其它请自由心证     


Chapter 10

 

焦虑是在没有视线的无尽黑暗中,想用手去抓住远在两公里外的起伏的山脊线,登到顶部上去——那里是最近的一个高处,这样他就可以看清这附近的一切,然后……然后?

他忽然想不起来他要做什么了。

可这并没有让他感到惊慌,只觉得这一切自然无比。浓重的睡意从他的胸中升起,使他的眼皮沉重无比,有那么一瞬间他都希望自己迷失了道路,好让自己能坐下来休息一会,因为长途跋涉和缺乏休息的疲惫已经全面侵袭了他的身体。

天色已经很暗了,他环视四周,对自己来到的地方感到惊异。瓦砾遍布于他的脚下,构成一道又一道冲击的巨浪,而浪的边缘高高耸立着坍塌建筑物的残破边缘。这片断壁残垣有些眼熟,但他想不起来这究竟是哪里。

这附近是如此安静,安静得让他怀疑是不是只有一个人——这时他才注意到自己那不同寻常的脚步声。人类呼吸的热气轻轻吹拂在他的耳边,他的背部能清晰地感受到胸膛的不断起伏。他想把他扔下去,但他发现不能。他想说话,他想问他背上那个人是什么身份,但他发现不能。

……他这才发现,这是他的回忆。

寒冷在这世界上有上千种行动的形态和方式,至少在现在,它就化为刺骨的寒风,钻入他扣不上的领口,使他的肺部疼痛,使他的脚步迟钝,思维麻木。在这时,他背上的那点热度正源源不断地透过皮肤,渗入血液,为他带去一些走下去的勇气和信心。

他觉得自己花费了很多时间,却只穿过了极短的路途。这不难解释,也许他在不知不觉中放慢了自己的脚步,也许他曾经在跋涉的路途中短暂地停留过了。然而,他很清楚他并没有这样做过,他的步伐一直都是相同而确定的,他只知道自己不能停下来。停下来就是死,而他不想死。

他突然一个趔趄,好在自己没有摔倒,只是掌沿被粗糙的地表擦破了皮,流出了血。他也顾不得这许多了,赶快跑到刚才被他摔出去的那个人身边。他检查着那人是否又受了伤,摸到一处时那人很低地呻吟了一声,他被吓得不敢再乱动,说:“又受伤了?是这里?”

那人闷闷地回答道:“没事,只是蹭破点皮,你刚才碰到我右臂了。”

“抱歉。”

他避开那些伤口,又将那人背起来。

经历过这次意外,他有了些精神,再次踏上了那乏味的旅途。然而疲劳没有放过他,又和他开展了新一场拉锯战,细微的睡意逐渐蔓延,他将要迷失在这温柔的海洋中,在那里游弋,直至沉浸其中。

有规律的脚步声如催眠曲一般,腿变得越来越沉,头也越来越低……

 

惊醒。

他先看见了一只手,手指修长有力,皮肤却在外界光照下显出一种不自然的光洁。他动了一动,一件外套从他身上滑落下去。韩文清正坐在他旁边,右手还维持着一种奇怪的姿势,看起来像要抓住什么东西。见叶修醒来,他很自然地将手收回去,又将他身上的外套拿回来,摊在自己腿上,就和任何一个打算睡觉又担心着凉的乘客会做的一样。

包厢里一时只能听见列车行进时轻微的嗡嗡声,窗外的景色正以一种完全无法看清的速度飞快地闪过,就像是那些老电影中的蒙太奇镜头,看久了就觉得有点晕。这和内耳前庭部分有些错综复杂的联系,即使到了现在也很难避免这种症状。

叶修转了转他的眼珠,直至韩文清黑色的眼睛对上他自己的。韩文清好像刚从一种梦游似的状态中恢复过来,他看起来想要咳嗽一声,但是最后又没有这样做,随即便恢复到了他平时认识的那个韩文清。冷静,严肃到甚至有些严厉。“还有半个小时到站,你可以再睡一会。”

“算了,才半个小时。”叶修伸了个懒腰,他的那些困意被这声音驱散了,“现在干嘛?来聊天?”

“你付钱就讲。还有,价格很昂贵。”

这也许算是韩文清在私人时间,或者说是和他待在一起的时间内开的第一个玩笑?叶修一下子坐直了身体,道:“老韩你认真的?现在我身无分文,而我的老板是你。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还没发我这个月工资。”

“可以先记在账上。”

“那算了。”叶修从兜里摸出香烟和打火机拿在手中,他需要点什么手里的东西来舒缓一下压抑的情绪,“这里不禁烟吧?”

“有烟雾报警器。”

他悻悻然收起装备,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蹭着打火装置,火苗时不时地从金属外壳中冒出来,在他的视野中舔舐着窗帘的边缘和窗外起伏的山线。韩文清向他投来的目光中显然充满了不赞同,叶修倒是不为所动,但他知道韩文清的忍受极限在哪里——在韩文清向他伸手之前,他就把打火机丢进韩文清怀里了,顺便回报以一个略带挑衅意味的笑容。

在发作之前,就先当头浇下一盆凉水,这滋味可不好受,不过也可以在范围内肆无忌惮。韩文清是个讲道理的人,他知道。这就足够了。

但是他忘记了一点,在很多时候,韩文清的讲理对他是不成立的。所以当他的手被人抓住的时候,他一点防备都没有。叶修面上不动声色,下边拼了命地想把手抽出来,可惜徒劳无用。

他们僵持着进行这场角力,韩文清一脸轻松自在,呼吸平稳有节奏,叶修则感到了明显的力不从心,但他不想认输——至少是现在。他们的视线纠缠交结在一起,摩擦出点点火星,可没有一个人退让。

就在这时,行驶着的列车居然停了下来。

叶修下意识地看向自己的手,没有烟,也没有打火机,那早就扔到韩文清那里去了。所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

下一刻韩文清就告诉了他答案,“有人入侵。远程入侵。”

手上的强大压力忽的松懈了,叶修把手抽出来,他知道他现在要做些什么。从哪里破防的,就从哪里攻击回去。门外传来乘客们不安的讨论声和走动的脚步声,叶修走过去反锁包厢,回头对韩文清笑道:“你做后援?”

“你大概忘记了,实战中的支援人员不是必需的。”尽管细微得难以看清,叶修还是发现韩文清嘴角有点上提的趋势,“没忘了加密通讯频道怎么用吧?保持联络。”

Dive in.

再一次,进入那片熟悉而又陌生的战场。


T.B.C.

评论
热度(7)
©昨夕今朝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