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夕今朝

为韩叶打call!!!

【韩叶】深海潜浮(6)

这是一个在网络高度发达的未来,人们借助脑内芯片与网络世界相连,借助被称为“对战电子体”的机甲进行战斗的恋爱故事

设定和世界观主要参考加速世界> <

切勿较真细节,我们的目标是: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洒一次痛痛快快的狗血! 【不是

哦对了本文CP除韩叶楚苏双王以外其它请自由心证 



Chapter 6

 

在张新杰告诉他叶修可以出院的那天下午,韩文清带着叶修出了医院。韩文清带路,他们走上一条小路,经过一个小时后走到了一片废墟前面。AI告诉叶修这里是一片繁华的商业街,旁边还有个呈纺锤形展开的中央广场,但是现在的满目荒凉显然是由一些不寻常的东西造成的。

韩文清解释道:“政府能力有限,十年前大多数被破坏的土地到现在都无法恢复。”

他们在这片废墟里又七拐八拐地绕了几个地方,最后停在了一家服装店前。这里看起来也已经很破旧了,橱窗几乎没有几块玻璃的残体,只有几个残肢断腿的模特穿着布满尘土的衣物摆着滑稽的姿势。但在旁边的废墟的映照下,这家店反而显得极不正常。

韩文清领头走进去,对叶修说:“潜入吧。”

“在这里?”

“对。”

灰尘的味道消逝,那些石膏模特在他的视野中逐渐溶解……

他们面前是一个很大的中央广场,说是广场,可能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废弃已久的码头,不过它还是不能免俗地保留了广场的特征——中央还有生锈的喷泉遗迹,不过看起来也像是久未使用的样子,瓦砾大片地铺陈开来,角落处那些从混凝土中伸出的钢筋盘错交结,弯曲成张牙舞爪的形状,带着一种科技没落的可笑。叶修能查到的资料显示,这处广场应该只有十年的历史,即使网络空间遵照现实中的一切,也不该破败至此。因而解释只有一个,编程者奇怪的兴趣。

在来之前叶修从韩文清口中知道了先前发生在他身上的一切——他是个蓝雨的短工,防火墙攻击导致脑部芯片损毁,造成记忆部分缺失。叶修对这种戏剧化而老套的展开着实有些无语,也许他可以把这解释为愚人节玩笑,但是当他看到时间的时候,他不得不承认这一切大概是真的。他以为现在是2363年,可实际上是2373年。网络空间不会骗他,他知道。

“苏沐秋和苏沐橙去哪了?”

“你说苏沐秋失踪了,没提过苏沐橙的事。”

“好吧。”

生活教给叶修最好的一个道理就是接受现实,怨言并不会带来什么转机。他能做的只有忍耐,然后改变。至少现在他还活着,没有什么能比这更美妙了。至于那些已经失去的记忆,他其实并不太在意,反而是韩文清忙前忙后特别操心。

此行的目的韩文清和他解释得很清楚了,他要恢复记忆只有三个方法,另两个风险太大,找魔术师或许是个可行的方法,只是成功需要一点运气。

“魔术师……他是个性情古怪的人。”说这句话的时候,韩文清的表情也有点古怪。

事实上,魔术师只是一个诨名,这个名号的主人是十年前突然冒出来的一个情报贩子,现在名声早已响彻地下世界。他的身上处处都是谜团,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名,没有人在现实世界中见过他的实体,从来没有。不过他是最出色的情报贩子,他知道这世上你想要知道的一切,只要你付得起报酬。他要的报酬一向稀奇古怪,但永远都在你的支付范围内。当然,前提是你愿意付。

叶修和韩文清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地面的碳合物上,吱嘎吱嘎的踩踏声让人不太舒服。他忍不住抱怨了一句,“这鬼地方就没有传送点吗?”

“没有。”韩文清先叶修一步跨上高处,拉了下面的叶修一把,“到了。”

待叶修仔细打量过他面前的那幢建筑物后,他不无怀疑地问道:“你确定你没找错?”

“我来过这里很多次了,没找错。魔术师兴趣奇特,你见了他就知道了。”

叶修的怀疑并不是没有根据的,现在的人们并不以从前的繁复华丽为美,在这充斥着机械和数字的网络空间中,这种充满旧时代气息的尖顶塔楼早已绝迹。魔术师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看着韩文清按响了雕花大门边的门铃,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中。

门很快就开了,即使是阴天,里面也看起来宽敞又亮堂,但不见人影。叶修抬头向高处望去,只闻站在那里的魔术师打了个响指。叶修看见一个什么东西应声飞到了他的手中,隔得远看不太清,不过如果他没弄错的话,那大概是扫帚?

魔术师骑着扫帚从上空快速滑行下来,身上的斗篷被风吹起,他的扫帚尾部有星星点点的粉末缓缓飘洒,画出的弧线均匀连续而又弧度完美,速度却远及不上他的滑行。最后当那来自星辰的粉末终于飘至他们眼前的时候,魔术师也早已稳稳停在他们眼前了。

他微微压低了帽檐,道:“欢迎来到微草。”

那标志性的大小眼正在与他们对视,眼底沉静不起一丝涟漪。

 

魔术师将手中洁白的骨瓷杯轻轻放回茶碟,看了一眼叶修,不紧不慢地对韩文清道:“你的意思是说,你想要让他恢复过去十年的记忆?”

韩文清点点头,“不知你能否做到。”

这时候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突然窜出来一只黑猫,眼睛碧绿,身段柔软,动作灵活,噌噌几下就爬上了魔术师的膝头。他漫不经心地挠了挠它的肚子,换来它几声满意的呼噜。

“我可以做到,但是我要的报酬很高。”

韩文清看着他们对面那个戴着尖顶帽的神秘男人,陷入了沉思。

“……这次你想要什么报酬。”

魔术师略略牵起嘴角,顺手又摸了摸黑猫背上光滑的皮毛。

“十年前的那种纳米机器人。”

韩文清脸色微变,“那早被卫星射线全部销毁了。”

“你以为真的都被销毁了?总有人留着的,比如你的上级。”

“即使有,我也不会把它给你。”

“那很抱歉,我爱莫能助。”

从叶修这个角度看过去并不能看得十分明晰,可他分明感到韩文清眼中已有暗火燃起,紧攥的双手青筋暴起。

……他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十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坐在叶修对面的魔术师手指交叉,手肘放在沙发两侧的扶手上,以一种审视的态度与韩文清对视。他明明坐着,处于下位,气势却不输分毫。

叶修终于忍不住了,“喂喂我这个当事人都还没说话呢,你们两个就这样盖章了?……老韩你先出去,我跟他讲。”

叶修扯着韩文清的衣袖把他拉到门边,在他耳边低声道:“你先走吧,我很快就过来找你。”

“你……”

“相信我。”

说完了这句话,叶修“砰”地一下把韩文清关在了门外。

 

魔术师拿起茶壶,打算为叶修面前的茶杯续点水,却被叶修皱着眉头,一脸嫌恶地制止了,“够了够了,王大眼你对薰衣草到底有多热爱,很难喝你知不知道啊?每次来都是这么一种,也不知道换个口味。”

王杰希耸耸肩,道:“受人所迫,没办法。”

叶修道:“你好歹也给我换个白开水什么的。”

王杰希道:“那你就别喝。”

叶修往后一躺,整个人都陷入了沙发里。他不仅知道魔术师的真名,也知道情报的真实来源者,而且不久前,现在应该是十年前,他还和他们做过几次交易。这些任务难度高,好在报酬很高,也算值得。

韩文清刚走不久,屁股下的坐垫都还是热的。叶修动了动,换个更舒服的姿势躺着,懒洋洋道:“诶大眼,王不留行呢?”

“暂时不在这里。”

“哎哟我还想向他要我的记忆呢……大眼你看我都这么久的老主顾了,你就不给我打个折?”

王杰希摇摇头,道:“这个不行。而且我觉得你不会想要记起来的。”

叶修作痛心疾首状,“你就让我这样向老韩交差?”

“那是你自己的事情。”

“你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你遭遇了这种事……”

王杰希打断他,“这是不可能的。烂摊子你自己解决吧。”

 

出师不利。

韩文清听见背后的开门声,回头看过去。叶修就站在那里,缓缓地关上了黑色的大门,脸上带着一种沉重的疲惫,看起来情况不太好。不想他在这时抬起了头,望向了自己这个方位。被那种目光看到……韩文清很难形容那种感觉,有点复杂,有点酸涩,总之有点陌生。他大步走过去,一直到叶修身边,问他道:“你谈妥了?”

叶修摇摇头,“他不肯松口,我没答应。”

韩文清沉默了一会,他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过去的记忆对于叶修来说真的是必要的吗?从那次灾难中过来的人们心灵上无不有着无尽的伤痛,他见过太多太多冷漠麻木的脸,也知道有很多人沉溺于酒精和药物以麻痹自己,甚至有人潜入过久,因为实体摄入不足而死在网络里。韩文清对这些懦弱的人嗤之以鼻,但他也能理解那种世界尽毁的打击。他也曾经经历过这种钻心剜骨的痛苦,可他站起来了。

在韩文清所不知道的时候,他已经将其诉诸言语。他自觉失言,只能缄口不语。叶修却笑起来,从兜里拿出香烟打火机,先递给他一支,“你要吗?”

韩文清拒绝了,他很少抽烟,只有在压力过大的时候才会偶尔来上一点。会让人上瘾的东西,还是少碰为妙。

“啧啧啧,老韩你还是这么不懂放松……”叶修深吸一口,靠近韩文清,在距他很近的地方吹出三个烟圈来。现在他的技术还不够好,吹出来的烟圈不提也罢。但形状改变不了烟圈的本质,韩文清一把捉住叶修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放下去,板着脸道:“别闹。”

“我本来不想恢复记忆的……”

听到这句话,韩文清的心一沉。这没关系,他在心里对自己说,他尊重叶修的选择。

“可是这十年太不寻常了,我想知道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韩文清脚步一顿。

“所以我决定接受纳米机器人的治疗。”

韩文清终于开口,声音中有着难以掩饰的震惊,“你……认真的?”

“赌一把。”叶修微微一笑,将口中将要燃尽的烟头扔在地上,一脚碾熄了。

他们当然注意不到,角落处一闪而逝的长发。

 

苏沐橙紧紧贴在墙后,呼吸因为过度的激动和震惊而急促不已。她紧闭着眼睛,把头靠在冰冷坚硬的墙体上,试图让自己冷静一点。但是她做不到,拐角处那两个并肩而行的背影从出现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深深烙在她的视网膜上了。

她今天来找魔术师是因为叶修,叶修和她已经失去联络半个月了。但是她没想到,完全没想到……

她拼命地摇着头,试图把那一幕晃出她的脑海。

叶修哥……失踪这么久的叶修哥……他怎么会和政府的韩文清在一起?!


T.B.C.

评论
热度(15)
©昨夕今朝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