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夕今朝

为韩叶打call!!!

【韩叶】深海潜浮(5)

大家好又是这篇蛇精病文……

虽然我知道你们大概被它烦很多遍了……【但是我克制不住改改改的欲望

这是一个在网络高度发达的未来,人们借助脑内芯片与网络世界相连,借助被称为“对战电子体”的机甲进行战斗的恋爱故事

设定和世界观主要参考加速世界> <

切勿较真细节,我们的目标是: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洒一次痛痛快快的狗血! 【不是

哦对了本文CP除韩叶楚苏双王以外其它请自由心证 





Chapter 5

 

窗外阴云密布,不见一线阳光——要知道这个星球自从经历过那次毁灭一切的卫星射线扫射后,就如人们一直难以摆脱过去的阴影一般,太阳再也没有出现在这片天空中过。可是人们需要阳光,即使是人造的也好,但那也是黑暗中的一束光。要有光,人才不会迷失方向。

这种强烈的光线就是一种没完没了的下意识的骚扰,尤其是对于沉浸在黑甜乡中的人来说。你得承认这是一种很好的逃避方式,可逃避不是叶修应对问题的方式。尽管很艰难,但他抓住了那线光——他醒过来了。

睁开眼时,叶修只觉得自己头痛欲裂,眼皮也如同被人用强力胶粘住一般地难以睁开。空调吹出的自然风轻柔地拂过他的脸颊,空气中暗自浮动的气味他并不陌生,窗外正有微型飞机掠过,线条流畅,看来就如蝴蝶展翅。他想起苏沐橙,她很喜欢这个……可惜她不在这里,现在他的身边只有韩文清和一个他不认识的男人。他用右手悄悄摸了摸白色的床单,大概也清楚了这是什么地方。

韩文清见他醒来,刚想开口说话,病房的门就突然被一个人推开,“砰”地撞在墙上,发出极响的一声。张佳乐气喘吁吁地出现在门口,额角的发丝被汗黏在脸上,明显就是一副刚跑过来的样子。他也顾不得那么多,开口就连珠炮一般地问道:“叶秋在这里吗?他还好吗?他醒了吗?”

话一出口他就暗道不好,面上却不能见一丝痕迹。尽管他知道叶修是谁,但政府的人并不知道叶修的这个身份,而他因为曾经长久地待在地下世界,早已习惯了这么叫他,此时这名字竟不经大脑脱口而出……张佳乐背后隐隐有冷汗冒出,不敢再往下细想。

张新杰对他道:“他已经醒了。”张佳乐略略放了心,他刚才讲得急了,喘气声又大,再加上他的普通话也不算特别标准,应该可以蒙混过去。他偷偷观察着韩张二人的表情眼神,没有任何异样,只除了韩文清紧紧锁在叶修脸上的视线,——这是毫无感觉,还是早有预料?

张佳乐并不敢妄下结论,他所能确认的只有病床上的叶修饶有兴趣地看了他一眼。接收到这个讯号,他立刻扑到了床边,却正好错过了身边队长欲起又停的脚步。

 

“叶修你TM终于醒了……”

叶修的床边趴着一个正在鄙视他警戒心太低防御弱爆的人,穿着军装,看起来很年轻。那张脸倒是有点眼熟,但是他可以肯定自己不认识。这很正常,因为他常和不同的雇主打交道。可他的眼神不对,和他那年轻的脸一点都不相称。他了解那种眼睛,从中透出危险而致命的凶光,鲜血和死亡为其铺路,那是属于地下世界的眼睛。总之,现在如果不想惹麻烦上身,装傻会是最好的选择之一。

“哎,叶修?叶修!我靠你不是真被炸傻了吧……”

他低头翻了翻衣兜,没找到烟,有点失望,但要讲的话还是没变,“你谁啊。”

听到了这句话的青年瞬间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这让他看起来有点孩子气,他失声道:“我是张佳乐,你不记得我了?”

“哦,张佳乐……没印象。你在昨天的比赛中输给我了吧,还输得很惨吧。输得不甘心你就别在这废话,赶紧再去练练,说不定还能有点花头……”

张佳乐却浑然不觉,只是用一种见了鬼一样的眼神死死瞪着叶修。叶修不知道这句话对他意味着什么,只觉得自己被他瞪得久了,心里也有点不自在,但脸上的笑容还是懒洋洋的,“哎哟你居然这么想和我打。”他看了眼四周,随手一指,又道:“喏,那边那个好战分子看见了没?水平也就比我烂一点而已,你和他去打,满足你的一切需求……”

“叶修。”韩文清终于开口打断了他的垃圾话,“你认得我?”

叶修听见这话,端正态度,一本正经道:“手下败将,哪里认得。”

“纳米机器人呢?”

“什么东西?” 

“苏沐秋呢?”

“他不在场外?接沐橙去了吧。”

韩文清平静地与叶修对视,他熟悉那双眼睛,那里曾经充满了属于一个战士的冷酷和警觉,而现在取而代之的则是少年的锐气和狂放。这正是他十八岁时的眼神,韩文清熟知这一眼神,这眼神铭刻于他的心底,因而他在看到的第一眼就能将其准确地辨认出来。

别的或许可以伪装,但眼神折射出的灵魂却不会轻易改变。

当真相就在面前的时候,人们常常不愿相信,因为那不是他们想要的。你得承认,逃避确实不是什么好的应对方式,往往让事情变得更为糟糕。朝夕的美梦让人沉醉,即使是片刻的幻觉,那也是好的。

“我们先走吧。”

假使所有人都会选择逃避,那所有人中一定不包括韩文清,他意志坚定,他一往无前,他从不回头。张新杰走上去轻轻拍了拍张佳乐的肩膀,示意他应该离开了,张佳乐这才如梦初醒般地揉了揉刚才因情绪剧烈起伏而发红的眼角,沉默地走出了房间。

带上门的时候韩文清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道:

“你……好好休息。”

 

三个人走向电梯,当电梯门终于完全合上的时候,一直闭口不语的张佳乐突然开口问道:“叶修……他是怎么回事?”

“和我之前的猜测一致,他的记忆出现了部分缺失。”说完这话之后,张新杰推了一下快要滑落到鼻尖上的眼镜。“更糟糕的是,我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治好他。”

“你打算怎么做。”韩文清在这时加入了讨论。

“我有两个方案。一,采用旧世代的方法,对他进行开颅手术,然后修复他的脑部芯片。这个方案风险很大,在手术进行期间叶修也很可能因为体力不支而死亡。”

“另一个是什么?”

张新杰深吸一口气,道:“纳米机器人。”

“你疯了吗!这怎么能行!”张佳乐率先喊起来,“你不要忘了,冬寂日是怎么来的。在那之后这方面的研究就被严格控制了,到现在关于修复脑部芯片的型号都没有开发出来。如果是作为试验品……你想让他死吗?”

“假使要进行开颅手术,脑部芯片的结构过于复杂,再出色的外科医生也无法确保能完全修复他的脑部芯片。”

张佳乐激动地提高了声音,“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同意第二个方案。”

张新杰道:“可如果是开颅手术,手术失败的几率过高。”

封闭的电梯弥漫着一片让人窒息的寂静,厢内光滑的金属表面如镜子一般,忠实地映出了张佳乐血色全无的脸颊。张新杰眼中波澜不起,但他没有任何让步的意思。二人的视线在空气中相遇,胶着在一起激烈碰撞。

“还有最后一个方案。”在这剑拔弩张的氛围中,韩文清简短地说了一句。

“去找魔术师。”


T.B.C.

评论
热度(13)
©昨夕今朝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