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夕今朝

为韩叶打call!!!

【韩叶】深海潜浮(1-2)

大家好又是这篇蛇精病文……

虽然我知道你们大概被它烦很多遍了……【但是我克制不住改改改的欲望

这是一个在网络高度发达的未来,人们借助脑内芯片与网络世界相连,借助被称为“对战电子体”的机甲进行战斗的恋爱故事

设定和世界观主要参考加速世界> <

切勿较真细节,我们的目标是: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洒一次痛痛快快的狗血!【不是





Prologue

 

“现在再确认一遍作战计划。”

作战倒计时正式开始。

“该片战场主要被战斗型病毒覆盖,控制病毒一号由大漠孤烟负责击破;控制病毒二号由冷暗雷负责击破;中心建筑位于坐标4572,5087处,由百花缭乱负责入侵和销毁资料。”

3……

“各人任务目标坐标随时显示在通话屏幕左上角。”

2……

“了解。”

1……

“祝各位好运。”

0……

 

Dive in.

潜入。

 

Chapter 1

 

电子构造体的内部光线昏暗,速度型病毒头部的红色亮点似乎成了唯一的光源。在这密密麻麻的光点中,金属制的墙体泛出黯淡的光泽——这幅景象不由得让韩文清想起了他的第一次*潜入,一个神秘莫测的全新世界就这样向他张开了怀抱。在那时,年轻的他用自己的每一种感官亲身感受这毫无限制的、完全自由的中立地带,不由自主地为这网络世界的原貌深深着迷。而现今,他对这片始终陌生着的土地却充满了复杂而苦涩的感情。他在这里见过太多太多不可恢复的伤害和死亡,有很多是由他人造成的,而更多的则是出自他手。

韩文清为政府工作,十年的工作生涯已让他对此有所麻木。除去破坏这社会秩序的毒瘤,这是他的工作。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那十年前的惨案不再发生。

 

今天韩文清赶到目标所在地的时候足足花了十分零五秒,这比起他平常的速度要慢了很多。这一片区域的病毒以速度型为主,以自身质量的减轻来提高行进速度,因而护甲相对而言要脆弱一些,击毁不过是弹指间的事情。然而一旦有了数量优势,从它们汇聚的奔流之中毫发无损地穿梭而过就成了一个不可能的任务。饶是战斗经验丰富如韩文清,机甲上也已有了不少伤痕。

机甲内部电磁脉冲的声音在他耳中微微作响,他跟随着这声音,寻找他与大漠孤烟契合的节奏。当控制病毒出现在他视野尽头的时候,韩文清微微眯起了眼睛,现在他还没有进入它的感知范围,因而它身上那架口径大到吓人的重炮毫无准头地对准了虚空中的某一点,看起来格外滑稽可笑。

可韩文清知道它的厉害,自不敢松懈。他看了一眼周围密布的各种病毒,深吸一口气,手指在面前的虚拟键盘上急速地飞舞起来,竟是直接让机甲直接使出了他成名的一招——猛虎乱舞!

速度型病毒薄脆的护甲完全不能抵挡他的攻击,碎片四散溅开的时候甚至还撂倒了另一个,死相不可不谓凄惨。韩文清没有恋战,略略清场后就已经着手向控制病毒突进,顺便通知张新杰干扰他周边那些后续杂兵的感知设备。张新杰的支援工作熟练,下手飞快,他身后的奔流很快就缓下了前进的速度,控制病毒周围逐渐出现了一片断带的空白。

控制病毒黑洞洞的炮口已经对准了韩文清,伴着亮起一片的火光,炮声响彻了这附近的每一个角落。飞出的炮弹近在眼前,韩文清甚至还能看见尾部微升的硝烟。在与炮弹相距如此之近的时刻,他却是冷静如初。丰富的经验让他将大漠孤烟的速度操纵杆推至最底处,在炮弹即将炸开的一瞬打开了推进器的开关,机甲膝处喷出的压缩气体推动它急速前进,再借着爆炸产生的巨大气浪,大漠孤烟转瞬便冲到了控制病毒跟前。

而在这时,另一个炮口却又借着声光的掩饰从控制病毒的底座上缓缓探出头来,经过短暂的蓄力后,一道耀眼的强光就又向着韩文清射去。不过韩文清可没有被程序骗到,早在在那之前就已经操作着大漠孤烟向上轻巧地一跃,堪堪避过激光带来的灼烧。控制病毒面对着他的镜头冷漠而可怖,可这并不能给他带来丝毫妨碍。他顺势在空中向控制病毒的头部大力踩下三脚,破坏了它的视觉摄像头。

这样一来,控制病毒的动作相较刚才就慢了些许,但仅是这点微小的破绽,便足以让韩文清将它送上绝路了。激光炮的再次发射需要三秒的蓄力,没有了这个武器,即使这个型号的控制病毒的护甲被特别加固过,对韩文清而言,击毁这个病毒也只不过是分分钟解决的事。

直拳,前踢,冲拳,高踢……明明是再简单直接不过的招式,却因为施展者本身的强力,体积庞大的病毒被揍得节节败退。激光炮早就被打成稀巴烂了,这时病毒连有力的反击都做不到,只能聊胜于无地用它那笨重的身体做几下冲撞,却被韩文清轻松躲过了。最终,它在一记重拳的轰击下,被打落得只剩一地残骸。

击毁控制病毒之后,韩文清才突然感受到了意识反馈到身体上的疼痛。这处战场属于无限制中立地带,在这里受到的伤害会没有分毫减弱地反馈到身体上。虽然先前杂兵的伤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他的后背刚才其实已经因炮弹的灼热气浪而受伤,现下正在火辣辣地疼痛着。

韩文清检查了一下大漠孤烟的受损状况,基本在他的预估之内。他忽然注意到,速度型病毒刺耳的刮擦声消失了,四周一片寂静,而那些红色的亮点已经完全熄灭。

这时,通话屏幕左上角的红点也消失了,紧接着张新杰的脸出现在屏幕的右上角,声音和影像由于远距离传输显得不甚清晰,“本次任务目标达成。注意,这附近的病毒要失控了,注意安全。”

果不其然,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刻,四周停滞的杂兵疯狂地朝他的方向奔涌过来。

韩文清早有准备,他轻松地操纵着对战电子体与杂兵们进行赛跑,一边问道:“登出坐标。”

张新杰刚想说话,脸上的表情却又突然变得凝重起来,“等等,坐标1073,4120处突然出现不明对战电子体,就在……”他看了一眼旁边的数据,“距你不到15虚拟距离处。”

韩文清道:“有开启登出干扰装置吗?”

张新杰道:“没有,不过完全无法探知对方来历。登出坐标是869,3574,以绿色亮点显示。”

韩文清道:“那就先这样吧。”

他屏幕的左上角突然又出现一个绿色和一个红色的亮点,绿色的是登出点,红色的那个离他很近,应该就是刚才提到的那台来历不明的对战电子体了。他本来想绕道走开,只是现下那台机甲已经堵在他到登出点的必由之路上,看来是躲不开了。

“轰轰轰!”

他认出那是反坦克炮带来的气浪,这样的三发炮弹一过,四周的病毒就被掀翻了一半多。紧接着又是一个手雷,“砰”地在病毒堆中炸开了,原先密密麻麻的地方被扫出了一片空地。都是最基础的带有吹飞效果的武器,但是胜在搭配得当,使用时也有相当的技巧。韩文清不由自主地对那位对战电子体的主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可惜他视野的尽头硝烟弥漫一片,他无法看清那后面是怎样一番狼藉景象。他想趁乱赶紧冲过去,领教一下那究竟是何方神圣。不过大漠孤烟前进的速度已经加至最大,不能再提高了。

离得近了就看得更清楚一些——硝烟尽头,有一台破破烂烂的机甲。这对于恶战过后的对战电子体来说很常见,但奇怪的是那似乎是他从未见过的型号。要知道对战电子体的程序都是军方,也就是政府处流出的。黑市上那些货色,也都是非常落后的老旧型号;至于那些最顶尖的机甲,安装之后安装程序自毁,也就是说仅能供一个人使用。

除此之外,韩文清还注意到,那下垂的机械右手中攥着一把他从未见过的武器,看起来……竟是有些像一把伞?

他更没想到的是,他的面前会突然跳出一个巨大的对话窗口,几乎占据了他大半个屏幕。

“……韩文清?”

叶修的脸上,却也是一副震惊之至的神情。

 

Chapter 2

 

七年前韩文清因为任务去了一趟蓝雨软件的本部,大楼内部人来人往,声音也有些嘈杂,迎面过来的人中不乏穿着奇装异服的——毕竟蓝雨的氛围比较自由,和政府那边不能比。在这样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他和一人擦肩而过,不想被那人叫住了。他很疑惑地回头去看,只见到那人正叼着香烟懒洋洋地对着他笑。

“好久不见啊,老韩。”

出声之人衣着朴素,亦有些邋遢,蓝雨中常见的IT民工打扮。而那张脸看着是很眼熟的,声音也有些熟悉,但是他竟然一下子也说不出这是谁。

发话的那人见他没有回答,又笑道:“我是叶修,你还记得我吗?”

这下他终于想起来了。高中时的那场挑战赛他屈居第二,最后关头就是败在这人手下。他不是没有输过,但是能让他输得心服口服的,叶修是第一个。一晃三年过去,那个对手却始终让人记忆犹新。韩文清也许可以忘记他的声音,忘记他的脸,忘记他的话,但他永远不会忘记他们的交手。

久别重逢的故人。韩文清问道:“你在蓝雨工作?”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叶修答道。

“什么意思?”

“我现在在给蓝雨打小工。”

“什么意思?”

叶修笑起来,“你除了说‘什么意思’以外还会说什么?你现在理解能力怎么退化到这种境地了。”

韩文清哼了一声,道:“先去竞技场打一架。”他还是比较习惯以这种方式和叶修交流。

叶修做出一副惊讶的表情,道:“哎哟,你还嫌以前输得还不够惨?到时候输了不要哭鼻子。”

韩文清道:“废话少说,你想赢可没这么容易。”

叶修却还是笑道:“那就潜入吧。”

 

八分钟。

二人的机甲身上早已伤痕累累,居然还没有分出胜负。虽说现在叶修现在只剩一层血皮,但韩文清知道他这是占了大漠孤烟的便宜。如果叶修用和他同级别的机甲战斗,鹿死谁手尚未可知。无论如何,他对于这个结果还是相当满意的,他果然没看错人。

最后韩文清用一记鹰踏结束了这场对战,但他自己也损失惨重。恢复为人形电子体后,明明是输家的叶修却拍拍他的肩膀,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不错啊,没有退步。”

“彼此彼此。”

叶修这人说话的口气他早就习惯了,韩文清自然不以为意。想到他们年少时的那场挑战赛,他又忽然想起来另一个少年。不论什么时候,自己编写的机甲总是很稀罕的,再加上那个强力的操作者,这恐怕是当年参加挑战赛的人印象最为深刻的一个对手了。

“秋木苏的操作者,他现在怎么样了?”

当他说出这话后,他看见叶修的神情明显黯淡了下去。话多失言,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那种从灾难中存活下来的运气的,只可惜覆水难收。

叶修叹息道:“从那之后他就失踪了。”

在那次事件中失踪其实和死亡无差,这话韩文清没敢说出来。韩文清咽下一声长叹,天妒英才,此话当真不假。只是没想到叶修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补充道:“我是说我们找不到他的实体——你听说过那个网络幽灵的传闻吗?”

“曾经听过。”这个传闻是在*冬寂日之后突然冒出来的——有一个面容清秀的穿着白衬衫的少年,数年如一日地游荡在这网络世界的每个角落。有人见过他救出差点被恐怖袭击所伤的小女孩,有人见过他救下即将被黑洞吞噬的少女。有很多人尝试过让他停步,但从未有人成功。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没有人知道他到哪里去。他就像是一个幽灵,只存活于网络中的幽灵。

叶修犹豫了一下,道:“听那个外貌描述,那人……好像就是苏沐秋。但是我没亲眼看到过,也不好说。”

韩文清道:“你知道原微草的人在冬寂日后去了哪里吗?”

被问及这点,叶修明显愣了一下,然后才道:“轮回……?哦,我指那个地下爱国组织。”

“你说错了,轮回其实一点也不地下。而且,它也不是什么爱国组织。”韩文清眼中情绪翻滚起来,他用力把它们都压下去,“还记得去年发生的列车自爆事件吗?”

叶修点点头,韩文清低声道:“我们得到消息,这件事轮回也参了一脚。”

听了这话,叶修倒是没有特别激烈的反应,只是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一支烟燃尽,叶修又低头从烟盒里拿出一支烟点燃。烟雾袅袅散开,韩文清自然看不见他眼中的暗流涌动。

他最后只是告诉韩文清:“下次在你追捕微草那些人的时候,也通知我一声吧。”

 

之后两人也保持着联系,常常一起私下追查微草那些人的事情。叶修的能力十分出众,比起他那极度难缠的死对头一叶之秋也不遑多让。韩文清一度想将他挖到霸图来,毕竟再来一个一叶之秋他心里也没底,可叶修从未答应过,他只是固执地在蓝雨打着他的短工。

至于这一次,韩文清对叶修的行动一无所知。

就现在来看,出现在这里的叶修是很可疑的,这处战场非常隐蔽,不知道具体位置的人根本没有办法进来。不过如果是蓝雨企业的话,能找到这里也不奇怪,毕竟这里的中心建筑所储存的那些资料价值很高,如果能抢先一步拿到手中对他们而言也是一大好事。

剩下的杂兵早就不是威胁,他们轻松地操纵着机甲前往登出点。韩文清状似不经意地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叶修沉默了一下,说:“我醒来就发现我在这里了。”这说法也太扯了。但实际上,真实的东西往往不会有什么让人觉得真实的地方,然而这恰恰是它真实的所在。

而在这时,刺耳的警报声突然响起来!伴随着这声响,韩文清的视野中也出现了激光瞄准的红点,它不断游移着,最后停在了叶修机甲的头部。韩文清出声提醒,叶修却不耐烦地咂了一下嘴,手中一道激光已经轰过去了,口中还抱怨道:“破东西就是不禁用。”然后一个黑色的物体就被他扔在地上,韩文清看了一下,是激光炮。

韩文清一边向新冒出来的控制病毒冲刺,一边问道:“哪来的?”激光炮对他们来说质量太大,影响机动性,一般不会装载。

三枚构成三角形的反坦克炮飞向控制病毒,阻住了它闪躲的方位。韩文清注意到,那三枚炮弹是从那伞状武器的尖端出来的。叶修操控着那伞状武器变形,一边笑道:“刚才打控制病毒的时候顺手捡的,不然你以为?就一发,没劲。——老韩你怎么这么慢?你可别拖我后腿。”

前一刻大漠孤烟明明还在那不明型号的机甲前面,下一刻却已和它并肩了。没想到那破破烂烂的对战电子体移动速度竟然能这么快!韩文清心中暗暗吃惊,口中却说:“这话还你。”

矛尖和重拳,在下一刻一起轰上了那个新出现的控制病毒。接着病毒就爆了——只存在于叶修心中的幻想。

 

战斗方歇,张新杰的消息又来了,“刚才什么情况?刚才这里突然无法收到信号了。”

韩文清回答他:“没事。但是目标病毒似乎一共有三个。”

张新杰抿紧下唇,半晌才道:“这处战场很古怪。老林那边也反馈目标病毒不止一个。”

“张佳乐那边怎么样。”

“还在行动中。现在登出点周围不存在障碍,可以顺利登出。”

“了解。”

韩文清启动了大漠孤烟上的一个程序,想要粗略地检查一下叶修先前是否受到过防火墙攻击,但系统告诉他,他眼前的这台机甲经过了大幅度的改造,完全无法检测。再加上先前那把神秘莫测的伞状武器……谜团更多了。

眼见就要抵达登出点了,雷达上显示他身边仅有叶修一人,但本应空无一人的地方似乎出现了一个白色的人影。他连忙放大那处的图像,只看到了一张清秀的属于少年的脸。

这个人他也是认识的。

他最后一次见到这个人,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而这么多年过去,这个人看起来竟没有一点改变。

他扭头看向身边的叶修,却发现不知何时他已经倒在地上。膝部的装甲,不知何时闪起了新制的亮光。

“追踪那台不明机甲的实体所在地,要快。”


T.B.C.


*名词解释

1.冬寂日:特指十年前的12月22日。当时政府名下的微草研究院所研制的纳米机器人失控,无限制分解所有物质,最后被卫星射线毁灭。这次灾难中破坏的环境至今无法恢复,无数人丧生,世界因此寂静无声,再加上这是一年中黑夜最漫长的冬至日,这一天便被命名为冬寂日。

【当然这不是这名字的真实出处,要是能写完我就说出来吧233

2.潜入、登入和登出:前两者都是进入网络世界的意思,只是登入特指进入网络中的限制地带。登出即退出网络。



顺带一提的是,这篇真不是科幻,连伪科幻都算不上_(:з」∠)_【哪有这么傻逼的科幻……

因为我们的目标是: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洒一次痛痛快快的狗血!【并不是

评论
热度(15)
©昨夕今朝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