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夕今朝

为韩叶打call!!!

【韩叶】抒情年代

考试果然是摸鱼的好时节,为了即将到来的期末考试再求个RP,平了这个坑!【对你没看错可怜的LO主连期末考都还没考……

虽然它腻歪得连我自己都不好意思拿它出来求RP

所以请大家小心点开,拜谢






叶修略略起身,拽过床头柜上的烟灰缸,烟头要碰不碰地在缸沿上点了几下,灰白的烟灰落下,猩红的亮点便又很快地明灭起来。又一口烟到肺里转了转,他才好不容易有了点还活着的实感。妈的,太久没做,稍微来个几下就觉得自己都快要被撞散架了,不得不中场叫停,点支烟提提神。

他是有闲心在这耗着玩,韩文清却不乐意陪他玩了,语气冲得很,“你还做不做了?要做就别磨磨蹭蹭的。”叶修听了只觉得好笑,明明打飞的过来的不是他,现在倒好像是他自己主动上门求操一样。不过他们现在难得见一面,也不必在意这点细节。韩文清之前告诉他常规赛的时候不打算过来,手续办得也晚,好像前几天他的签证才发下来。想到这里他脸上也不自觉带了点笑意,道:“领事馆的人没被你吓趴下?——诶,别瞪我,老实交代,被拒签了几次?”

韩文清又瞪他,“没有。”停了半天,可能在说谎。叶修还要再问,韩文清说:“你出一趟国就变这么磨磨唧唧了?到底来不来。”

你说吧都讲到这份上了,他想赖皮好像也不是那么个意思,缓过来以后生理需求吭哧吭哧地在身体里燃烧着。这种时候本该是男人就上,哦不对他自己貌似被上那个。被上的那个不太好受,自然要让上的那个也不好受点。

叶修叼着烟笑了一下,顺手拿下烟头按到一边的烟灰缸里,在那之前他已感到烟气充盈了他的肺腑。韩文清的嘴唇湿而烫,撬开牙关以后舌头很凶猛地和他自己的纠缠在一起。他眯着眼睛过渡烟雾,此刻眼前本应迷茫一片,但因为隔得太近,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一口长气出完,韩文清也不罢休,舌尖仔仔细细地扫过口腔中的每个角落,跟刷牙似的。等他们分开的时候,韩文清还挑衅一样舔了舔他的嘴唇,他忽然觉得嘴里好像已经没有烟草的苦味了。

韩文清伸出手擦他下巴上流出来的口水,“下次换个把戏,你不腻我都腻了。”

叶修挑眉道:“我以为你不喜欢烟。”

“这次你说错了,没有哪个男人不喜欢烟。”韩文清捉住他的手亲吻他的指尖,“我只是不喜欢你抽烟。”

这话听着简直堪称表白,即使是脸皮厚如叶修也觉得有些担待不住,好在他知道如何转移话题化解这种局面,“我手上沾了东西,你也不嫌脏。”白色的底子看着不明显,他左手之前蹭到了湿漉漉的床单,黏糊糊的一摊,都是他射的。

韩文清细细按揉着他的掌心和指节,舌尖在他的指腹滑动,还冷不丁咬上一口,那种神经密布的地方被牙齿轻轻摩擦着,不知怎的就有异样的快感从那里延伸到大脑皮层,微弱却又叫人不能忽视,撩拨得他心都痒痒的。他干脆就往韩文清的小腿那里踢了两脚,当然没中,不过好歹让韩文清放过了他的手。接着韩文清伸手揉了揉叶修翘起的阴茎——什么时候硬的?他自己都不知道。

“你急了?”

叶修摇摇头,笑道:“我怕你过这么久,硬的都软了。”睁眼说瞎话谁不会,就算枪杆子正热烘烘地顶着他屁股,话也是随口就来。紧接着他的喉结被人叼住吮吸,他不由自主地跟随着这个动作微微仰头,尖利的牙齿擦过皮肤带来了疼痛,呼吸不畅,吞咽口水亦感到不适,脆弱的部位被他人咬住,这种一切不在掌握中的陌生感让人难以适应。好不容易等到不那么难受的时候,那里又突然被咬了一下,是真咬,呛得他都咳了起来。他抓着韩文清的头发往后扯,道:“你够了啊……敢情欲求不满还会有这种副作用?”

韩文清拉着他的手放下去,空闲的另一只则抚弄起他的耳垂。挺痒的,他忍不住缩了一下。但是这跟——他想了想,跟逗猫有什么两样?他刚想开口说话,却听见韩文清慢悠悠地说:“副作用我不知道有没有,现在我只知道……”紧接着他突然停了下来,呼吸的热气柔而冲地打在耳廓上,带动了鼓膜震颤,叶修几乎都能感到他声带的振动。

韩文清说:“我要操你。”

尽管他听得并不甚明晰,可当他意识到的时候,他的身体还是不免为这句话难以抑制地颤栗起来。这算什么?调情?韩文清以前从不搞这套!他忍不住抬起一只手盖韩文清眼睛上,跟鸵鸟似的,特傻逼,可他当时完全没想到。他嘴上道:“你……你这次还知道打报告?”

话说得断断续续的,因为这时韩文清又已经很轻地咬住了他手臂内侧的嫩肉,那一瞬间他都有小腿抽搐了一下的错觉。很少有人知道,叶修特别特别怕痒,被人没有防备地挠一下都不行,更何况是被人咬。叶修被他的动作逗弄得蜷缩起来,但没用,舌尖毫无预兆地从那块敏感的皮肤上滑过,触电般的快感直冲大脑。

但相比之下视觉上的冲击似乎来得更大,韩文清的左手松松地笼在他下体那里,但是真正要紧的地方一点都没碰到,黑色的部分在指缝间若隐若现,阴部粗硬的毛发被指尖不断地挑弄着。真的,这暗示也太情色了——他怎么能想到这样做!叶修简直要怀疑他身边睡着的那个还是不是韩文清了。

完全勃起的阴茎蹭在他的臀缝之间,带来一片滚烫的湿意,体积感特别明显。他不自在地扭了几下,可是腰被扣得紧紧的,无论如何都挣不开。敏感的头部一被带有薄茧的手指擦过,他就忍不住颤抖喘息。在这种情况下,叶修勉力平复了一下呼吸,道:“你玩够没有?”

他听见很模糊的低笑声,“你想我进去?”

叶修还没来得及说话,就感到身后被手指撑开,凉丝丝的空气灌进去,再混着先前射在里面的精液流出来,很有种失禁的错觉。毕竟都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他咬牙道:“你要上就上,哪那么多——槽!”

其实没前一次来得痛,只是腰间酸胀得不行,动也动不得,都是麻的。韩文清第一下就捅得很深,接着又猛烈地动作起来,阴茎破开层层壁垒一样冲撞进他的体内。他根本来不及适应,只能跟着韩文清的节奏嗯嗯啊啊地低声呻吟起来。他身前挺立着的物什随着动作不断地打在他的小腹上,甩出一摊透明的粘液。完全不能自控,完全不能,叶修顶多只能用力地把额头埋在手臂间,试图掩盖一下自己潮红的脸颊,声音却是真的没有余力再去顾及了。

顶弄的动作突然停下来——叶修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问道:“你……又怎么了……”

韩文清回答他:“换个地方。”

腾空的感觉十分诡异,他现在这个姿势又光溜溜的没什么着力点,特没安全感。前一刻他的视野还是黑暗的,但城市的繁华夜景很快就取而代之。灯火辉煌,川流不息,霓虹灯闪烁得他眼花缭乱,下一刻他就发现他被顶得不断往玻璃窗上撞,声音砰砰地响。叶修好容易才抽出一条手臂垫着,多少减轻了点痛苦。他下体的前端不断蹭在光洁的玻璃上,不规则的律动使得渗出的前液涂开了一大片。叶修憋了一会,最后还是没忍住问:“你……你到底订的几层?”

韩文清扣着他的腰磨蹭,胸口沉重地压在他光溜溜的背脊上,一边伸手到前面帮他手淫,一边道:“三十七。”

叶修勉强地笑了一下,他现在真是腰酸腿软,几乎不能思考,只觉得自己都快要晕厥过去。他就像是一艘小船,艰难地沉浮于情欲的浪潮中,无论如何抗争,最后还是会被淹没至顶。但这无关紧要,因为是韩文清。

因为是韩文清,所以没关系。

窗外的月亮是略淡的明黄色,圆而亮,就像一只巨大的眼睛,冷漠地、不带丝毫感情地注视着下面发生的一切。

这是他在失去意识前唯一还能记得的东西。

 

失神的瞬间毕竟短暂,等他终于清醒一点的时候,他才发现他们正趴在玻璃窗上气喘吁吁。也不管脏不脏的问题,叶修一屁股坐在身后地毯上,问韩文清道:“你觉得很爽?”

韩文清反问他:“你觉得不爽?”

叶修摇摇头,“太累了。”他到现在手指都还是颤的。

可是这样才有实感。他伸出手,用指尖仔细地抚摸过韩文清脸上的每一寸皮肤。

这样才有实感,韩文清确确实实地在他身边的实感。

韩文清站在他边上,他们并肩看着外国的月亮。空中朗彻无云,惟有一轮圆月独悬空中。叶修想起他们的第一个夜晚,窗外的月亮比这更大,更圆,更亮。

他忽然道:“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背过这诗吗老韩?”

韩文清道:“你想家了。”

确实。

他凑近韩文清,嘴唇贴着唇线描摹,声音低沉如同叹息:“你都不知道……”

我想念着你,近乎于思乡一般。


Fin.



耻得我再也不想写肉了……_(:з」∠)_

【虽然我也知道照我这么写他们早都萎了

总之,不管肉好吃不好吃,都希望能坚持着看到这里的姑娘分点RP给考试的LO主,谢谢大家!

评论(6)
热度(64)
©昨夕今朝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