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夕今朝

为韩叶打call!!!

【韩叶】抒情年代

刚才看了水梨太太的图实在把持不住,愤怒地架起了大锅

【小伙伴们给点力好吗!都素了半个多月了还怎么活啊!



叶修略略起身,拽过床头柜上的烟灰缸,烟头要碰不碰地在缸沿上点了几下,灰白的烟灰落下,猩红的亮点便又很快地明灭了几下。又一口烟到肺里转了转,他才好不容易有了点还活着的实感。妈的,太久没做,稍微来个几下就觉得自己都快要被撞散架了,不得不中场叫停,点支烟提提神。

他是有闲心在这耗着玩,韩文清却不乐意陪他玩了,语气冲得很,“你还做不做了?要做就别磨磨蹭蹭的。”叶修听了只觉得好笑,明明打飞的过来的不是他,现在倒好像是他自己主动上门求操一样。不过他们现在难得见一面,也不必在意这点细节。韩文清之前告诉他常规赛的时候不打算过来,手续办得也晚,好像前几天他的签证才发下来。想到这里他脸上也不自觉带了点笑意,道:“领事馆的人没被你吓趴下?——诶,别瞪我,老实交代,被拒签了几次?”

韩文清又瞪他,“没有。”停了半天,可能在说谎。叶修还要再问,韩文清说:“你出一趟国就变这么磨磨唧唧了?到底来不来。”

你说吧都讲到这份上了,他想赖皮好像也不是那么个意思,缓过来以后生理需求吭哧吭哧地在身体里燃烧着。这种时候本该是男人就上,哦不对他自己貌似被上那个。被上的那个不太好受,自然要让上的那个也不好受点。

叶修叼着烟笑了一下,顺手拿下烟头按到一边的烟灰缸里,在那之前他已感到烟气充盈了他的肺腑。韩文清的嘴唇湿而烫,撬开牙关以后舌头很凶猛地和他自己的纠缠在一起。他眯着眼睛过渡烟雾,此刻眼前本应迷茫一片,但因为隔得太近,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一口长气出完,韩文清也不罢休,舌尖仔仔细细地扫过口腔中的每个角落,跟刷牙似的。等他们分开的时候,韩文清还挑衅一样舔了舔他的嘴唇,他忽然觉得嘴里好像已经没有烟草的苦味了。

韩文清伸出手擦他下巴上流出来的口水,“下次换个把戏,你不腻我都腻了。”

叶修挑眉道:“我以为你不喜欢烟。”

“这次你说错了,没有哪个男人不喜欢烟。”韩文清抓起他的手亲吻他的指尖,“我只是不喜欢你抽烟。”

这话听着简直堪称表白,即使是脸皮厚如叶修也觉得有些担待不住,好在他知道如何转移话题化解这种局面,“我手上沾了东西,你也不嫌脏。”白色的底子看着不明显,他左手之前蹭到了湿漉漉的床单,黏糊糊的一摊,都是他射的。

韩文清细细按揉着他的掌心和指节,舌尖在他的指腹滑动,还冷不丁咬上一口,那种神经密布的地方被牙齿轻轻摩擦着,不知怎的就有异样的快感从那里延伸到大脑皮层,微弱却又叫人不能忽视,撩拨得他心都痒痒的。他干脆就往韩文清的小腿那里踢了两脚,当然没中,不过好歹让韩文清放过了他的手。接着韩文清伸手揉了揉叶修翘起的阴茎——什么时候硬的?他自己都不知道。

“你急了?”

叶修摇摇头,笑道:“我怕你过这么久,硬的都软了。”睁眼说瞎话谁不会,枪杆子热烘烘地顶着他屁股,话也是随口就来。紧接着他的喉结被人叼住吮吸,他不由自主地跟随着这个动作微微仰头,尖利的牙齿擦过皮肤带来了疼痛,呼吸不畅,吞咽口水亦感到不适,脆弱的部位被他人咬住,这种一切不在掌握中的陌生感让人难以适应。好不容易等到不那么难受的时候,那里又突然被咬了一下,是真的咬,呛得他都咳了起来。他抓着韩文清的头发往后扯,道:“你够了啊……敢情欲求不满还会有这种负作用?”


T.B.应该没有C


我对不起人民群众前戏太磨蹭我也萎了……

评论(8)
热度(16)
©昨夕今朝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