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夕今朝

为韩叶打call!!!

【韩叶】情潮(中)

炒冷饭_(:з」∠)_

有和没有差不多的ABO设定【。】A×B,有私设





6.

 

韩文清。

他在心底默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真奇怪,他只能在这种情况下完整地念出这个名字。若要真对话起来,“老韩”之类的称呼才是信手拈来。打得多了,研究得多了,更不要提私底下那些切磋死磕,说是知根知底都不为过。

到了这个时候,曾经的老面孔都已经消失了不少,今年那些新人也是个顶个的出色,假以时日总能撑起联盟的又一片天。俗话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可前浪还没死在沙滩上呢。

你看,这一季的最后一场团队赛不是又见面了。

在炮火的轰鸣声中,视野中的大漠孤烟以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杀上前来,带领着他身后霸图的队员们,一众人气势汹汹看着是挺唬人的。但是,那又能怎样呢?他见得还少吗?

一叶之秋,迎上!

 

7.

 

居然是吃火锅……

到了这里叶秋也有点坐不住了,“老韩你不厚道啊,我好不容易来一趟Q市你就让我吃这个?”

韩文清不理他,把单子推到他面前,“要点快点,不点拉倒,哪那么多废话。”

叶秋没办法,只得埋头选东西。小店的菜单印得很糊,好几个地方油墨都渗开来了,右下角还有一块橙黄色的油渍。旁边有伙计过来收拾桌子,动作很麻利地把那些盘子筷子收拾到一起拿下去,顺手又拿胳膊上搭着的那块有些脏的抹布随意抹了几把桌子,显然没抹干净——这桌子能长成现在这副油腻腻的样子估计也是多年积累了。

一股热风扑面而来,电风扇旋转的声音咔咔响,带出的风竟然只能让人觉得更闷热。叶秋觉得自己的每个毛孔都在冒汗,沾湿了衣服以后皮肤就一片黏腻,对面的韩文清看着显然也不好受,脑门上亮晶晶的,黑色的衣服看着就热。

偏偏是夏天。所以这样燥热。

“您要的鸳鸯锅来喽。”一个汤还没开的锅横隔于二人中间,总算是打断了之前的相看两厌,接着大大小小的盘子就摆满了一桌。叶秋心知这远远超过了两个人的分量,即使是两个男人,口上却道:“哎呦,我是不是点少了。”作势就要再叫人拿单子来。

韩文清倒是干脆,“不够你再点。”

结果最后还是又加了两盘。

大热天的来吃火锅绝对是个错误,来没空调的地方吃火锅更是个错误。叶秋看着汤上飘着的红通通的辣椒油,沸起来还是要点时间的。韩文清不讲话,他也不自在,毕竟他们在荣耀之外的交流真的少得可怜。叶秋笑道:“我抽根烟,你不介意吧。——哦对,你要不要也来一根?”

韩文清瞪他一眼,道:“吃饭前抽什么烟。”

店里不开空调就没有顾忌,叶秋却是笑嘻嘻地点上烟,还很是熟练地吐出三个烟圈,一副耀武扬威的样子,摆明了就是气韩文清。韩文清身经百战,犹是应接不暇。水泥地,扔在上面一脚踩熄也没什么愧疚。

踩了再点,点了再踩,到第三支时叶秋终于出声了,“喂喂,烟也是要钱的。”

韩文清道:“你不抽我就不踩。”

叶秋没辙了,顺手拿起一盘倒进火锅里,道:“那吃东西,吃东西。”

 

8.

 

叶秋一看就知道是个怕辣的,但还是勇于尝试。红艳艳的辣油沾在他嘴角,他伸出舌头舔了一圈嘴唇,油是给他舔进去了,嘴唇却还是红的,还有点肿,被辣的。他脸上汗津津的,有几绺头发被汗水打湿贴在白皙的脸侧,看着邋遢又狼狈。

可是很好看。

叶秋的脸掩藏在热气后若隐若现,冷淡的香气也似有若无。执筷的手白皙而纤长,关节精致,指甲被修得圆润,透着一种略淡的粉红色。韩文清好像被那只手吸引了所有注意力,直愣愣地盯着看。

这确实是双完美的手,宛如艺术品般的完美。他完全能够想象得出这双手敲击着键盘鼠标的样子,有节奏的声音有如音乐般动听,流畅地滑过键位的样子让人屏息,与此同时,屏幕上的一叶之秋,也以锐不可当的气势战胜了对手。

强大稳定,而又纤细美丽。

他是如此这般地,想要亲吻这双手。

“……其实你们霸图这次打得是不错,不过要是那个舍身一击没得手,谁输谁赢那还说不定呢……”

叶秋停了一下,发现韩文清竟然没反驳,心下有些奇怪,道:“诶,老韩?老韩?你听傻了?”

偏偏是夏天。所以这样燥热。

想起他刚才梦游一般的行为和傻逼一样的想法,韩文清板起脸斥道:“说什么傻话。”

 

9.

 

属于夏夜的燥热的梦。

有人站在窗边,很轻地吐出一口烟,薄荷味的香烟——韩文清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他脑子里有点混沌,伸手就夺过烟扔在地上踩熄了。其实他之前没有接过吻,但是他还是很熟练地找到位置亲上去了,熟练到让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柔软的嘴唇贴上来,他听到很轻的一声笑,不过还是得到了濡湿的回应。没有被牙齿磕到,也没有这里撞到那里碰去,烟草的苦味也不让人厌烦,一切都很顺利,只有呼吸渐渐急促起来。夏天穿得少,胸腹贴得很紧,动一动就知道怎么回事。

完全是下意识地,他伸手去掀那人的T恤下摆,露出来的肚子很白,但是紧接着就被人按着把衣服盖回去了。韩文清的心脏在胸腔里猛烈地跳动起来,打鼓一样地咚咚响,像个血气方刚的少年。他不愿意?

并不是。他的裤子反而被人脱了,一直褪到脚底。穿着麻烦,他抬腿踢踢蹬蹬,裤子被一脚甩一边去。人又贴他身上来,他的手从T恤下摆探进去,在光滑的脊背上摸来摸去。牙齿一口咬他肩膀上来,痛觉那么真实。

他亲吻着那人的耳廓,含住耳垂吮吸,怀中的身体有一点很细微的颤抖,如果不贴他身上大概感受不到。另一条腿隔着宽松的裤衩和他的腿摩擦,两腿间的热度却是阻挡不住地散逸出来。那么宽松的大裤衩也能给他顶出一个大包来——他来不及笑,反而觉得充满了性欲的暗示。看不到,反而更吸引人。

他们两个人一人拽着一边往下扯,他自己的动作要急一点,另一边动作慢,一高一低形成高度差,阴茎好不容易从其中跳出来,还弹跳着晃了晃,真实得让人目眩。那个人看着他笑了笑,似乎是个有点不好意思的笑容,但好像又不是。

他们又黏黏糊糊搂着亲到一起去,小腹那里被人顶着磨来磨去,只能感到一片湿滑。分开以后两根火烫的东西被两只手拢在一起摩擦,这样热,这样烫。前液抹开来滑腻腻的,反而方便了上下撸动的动作。来自别人的抚触不如自己一般粗暴直接,而是细腻的,还常常因为找不到正确的地方而让人心痒难耐。然而这是第一次,令人兴奋和激动的,以前从未有过的第一次。

高潮来临的时候,唇齿间之前沾染上的那种清凉的烟草香气,突地就变得浓烈起来。

——他猛然惊醒过来。

属于夏夜的,燥热的梦。

 

10.

 

凉水当头浇下。

水流顺着韩文清的额角流下来,带走先前发汗的黏腻,也让他更清醒一些。

做个春梦而已,这没什么。麻烦的是韩文清好像出现了第一次易感期。

真麻烦。韩文清心中暗想道。


T.B.C.



我就是悄悄摸个鱼【x

而且我觉得这篇文光分上中下我写不完了_(:з」∠)_

评论(8)
热度(27)
©昨夕今朝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