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夕今朝

为韩叶打call!!!

【韩叶】而为之(5)

校园AU,OOC,请谨慎点入





5.

 

第二天早上,叶修走在去食堂的路上,突然就有人远远地迎面走来,朝他打招呼:“哎,这不是叶老师吗?今天来这么早啊。”

学校里叫他叶老师的老师真没几个,只有特别不熟的,或者张新杰那类严谨到一定程度的才会这么叫。他走近了一看,其实还是个熟人,不过最近也碰不怎么到。

“哦,刘皓啊,你吃完了?”

这个碰不太到,其实也是有些原因的。因为刘皓现在是高一男寝的舍管老师。当然,他原来也不是个舍管老师,他是个教地理的。叶修上一届教的是文科班,刚好和他搭的同一个班。刘皓这人教得还算不错,但是作风方面确实有很大的问题。

——他和一个女学生搞上了。

刘皓人也年轻,长得又不难看,重点是会讨人欢心,高中里多的是春心萌动的少女,这一来二去的也就勾搭上了。无论怎么说,这件事捅出去都是一件丑闻。当然,刘皓掩藏得还不错,不过有一次让叶修给撞见了。叶修当时也没有声张,只是后来不动声色地点了几句,刘皓看起来似乎也收敛了些。没想到那年高考前一个月,这件事被人告发了。

学校本来打算开了刘皓,但考虑到很多方面,最后还是决定留校察看。打小报告的人自然不是叶修,而是另一个学生,而这事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包括刘皓自己也是。刘皓因此一直都不待见叶修,今天怎么突然有这种兴头了。

刘皓的脸上是不动声色的,嘴角牵扯出一个有点勉强的笑容,“刚吃完,叶老师你慢吃,我先走了。”

叶修向他挥手道别,心中却一时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明明下午就要月考,星期一早上却还是有升旗仪式照常上课,他们年级的教导主任脑子里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玩意。不对,这事还是得怪韩文清。现在都大一轮了,上课必须站着写例题,又是站又是写的足足挺了四十五分钟简直就是酷刑,更别提之后气都没歇一口就又要站着参加升旗仪式。

他们学校有自己的铜管乐队,因而海军进行曲国歌之类的都是乐队演奏——没听过的人听起来似乎还挺是那么回事,但是真听了才知道有多操蛋——这么多年的老乐器破音很多,演奏者水平再高听着也很好笑。

趁着国旗下讲话的时候可以偷偷玩一下。韩文清从不穿高领的衣服,衣领上方露出来的那截脖子乍看没什么问题,只是上面贴的那个橡皮膏怎么看怎么欲盖弥彰。叶修伸手就要去撕,手却被韩文清一把拍下来,“别闹。”

叶修笑道:“做都做了,还怕人看?”

韩文清很不自然地把领子又拉高一点,压低声音道:“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专挑露在外面的地方咬。”起码他自己就算要咬,也不会挑这种会被人看到的地方。至于看不到的地方,另说。

叶修道:“哦,我故意的。”轻描淡写一笔带过,这种事情他太擅长了。不过韩文清不买账,瞪过来一眼,叶修倒是给他笑嘻嘻地看回去。韩文清大概也是自觉失态,沉默了一会又道:“你下午的卷子核对完没?”

叶修道:“早看完了。有道题数据太麻烦,我给改了。”他停了一下,又回过头看着韩文清,道:“不过这张难度对于月考来说会不会太低一点。”

韩文清道:“开始的时候还是先打基础,难题后面可以再练,再说这些题里陷阱也挺多的。”

叶修笑道:“有道题我都上当了,你高兴不高兴?”

韩文清道:“你上当的题目多了去了,我要一个个高兴过来还不得累死。”

操场上回荡着的声音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下来,掌声哗啦啦地响起来,带着一种驾轻就熟的敷衍。形式主义摆在这里,没办法的。叶修跟着人潮缓缓退去,突然觉得鞋底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他忽然想起来今天好像宽松了一些的裤子。他低头看了看裤管,确实比他平时穿的要长一点,再看看韩文清的,偏短一点。

他们两个身材其实差得真不算太多,大概是今天早上起得太匆忙穿错了。

他走上去拍拍韩文清的肩膀,指指两人的裤子,道:“你说这怎么办?”

韩文清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下,道:“先这样吧,突然换回来反而显得奇怪。”

“哦。”叶修应了,不再说什么。远方的天空阴沉而惨淡,空气里充斥着那种南方特有的湿冷,似乎是又要下雨了。

 

 

下午去监考,坐着看学生,特无聊,叶修没有手机,又不能开了电脑玩,因为影响太糟糕。好在月考这种级别的监考没高考那么严格,随手摸本杂志小说来打发时间还是可以的。可惜10班的学生明显沿袭了他们班主任的风格,太严肃,闲书都不往台面上摆,哪像他自己那个班。

不过10班有个苏沐橙,但是苏沐橙的阅读品味,叶修觉得自己实在有点……吐槽不能。

“怎么是《情人》?”

“嗯?”苏沐橙笑着把书递给他,道:“这本书我还挺喜欢的,看了好几遍呢。”

就那个阳痿男和不良少女吗……

算了,有的看总比没的看强。可是,叶修后来才发现他原来还是高估了自己。后来监考数学的时候,他竟有了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不为别的,就为他终于可以写试卷了,尽管那试卷他早已做过一遍。

新印出来的试卷上还带着点油墨的香气,最顶上写着高二年级上学期第一次月考试卷,下面按惯例印了出卷人。

出卷人:韩文清,叶修。

白底黑字万分明显,板上钉钉的事。如果真有必要自可以拿黑笔涂涂改改,但是没人会有这个闲情逸致,除非是被考卷整烦了的学生们。叶修拿起笔,把两个名字各圈个圈,划拉一道连起来,中间画个……画个什么好呢?爱心?不行不行,太明显了。那画个猪头吧。

最后还是保持着那种状态。

叶修把那张试卷珍而重之地做了一遍,做完以后仔细地叠成很小的方块塞入口袋。

没有人会注意,没有人会知道。毕竟这段关系隐匿在黑暗中,见不得光。

然而他的心里装的像是水中过多的蜜,沉淀在底部,然后被翻搅上来,怎样化都化不开。


T.B.C.


关于这篇文里刘皓的设定,我其实真没黑他的意思【你确定?】不过是有原型的啦

结尾处的闪光弹,有get到吗?没get到的话我再提示一下,好歹也是在全年级八百多个学生面前怒秀恩爱啊……【。

情人我其实不是很喜欢,不过最末尾那里还蛮戳我的,总是让我想起叶芝的那首当你老了,“但唯有一人爱你灵魂的至诚,爱你渐衰的脸上愁苦的风霜”,不为外在,而为内里。感觉韩叶就是这样的吧【打住打住

评论(11)
热度(38)
©昨夕今朝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