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夕今朝

为韩叶打call!!!

【韩叶】情潮(上)

炒冷饭_(:з」∠)_

有和没有差不多的ABO设定【。】A×B,有私设

估计赶不上叶修生日了嘤QAQ




1.

 

韩文清。

他默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念到第二个字的时候舌尖要轻快地往上跳一下,发音才会从口中顺畅地流出来。

其实这也是个很不错的名字,简单好听又好写,还带点文艺味。只可惜人不如名,当年韩文清爸妈起名字的时候,肯定没想到以后儿子会是这么个倔脾气,相较之下反而是大漠孤烟这个网名比较符合他一贯的行事风格,强硬,一往无前。

啧啧,连长相都和人一样,一看就是个很凶的人。

不过……区区手下败将,又有何惧?

他走过去,拍拍韩文清的肩膀,笑道:

“哟,老韩,还要再接再厉啊。”

 

2.

 

韩文清对叶秋的第一印象可称糟糕至极,不论是在网游里,还是在现实里。

哦,你说网游里?千辛万苦抢来的野图BOSS在最后一刻被人截了胡,之后还被人踩在脚底下耀武扬威,换你你高兴?

哦,你说现实里?前一刻才被人打爆,下一刻就被人用烟呛得连心肝肺都要咳出来,接着还被人言语挑衅,换你你高兴?

管你高兴不高兴,反正韩文清是不太高兴的。

叶秋这人太欠揍,这件事他从很久很久以前就知道了。

 

3.

 

在联盟成立的早期,选手资料压根连性别一栏都没有,只是到了后来,联盟顶不住粉丝的压力,终于在资料栏里补上了这一空白。不过,也只需要填写最基本的男女一项罢了,至于填不填AlphaBetaOmega,那还是看选手个人意愿。

有人是很乐意填的,比如孙翔唐昊之流,毕竟Alpha的身份也是一种很是值得炫耀的资本;也有人是不乐意填的,比如韩文清周泽楷之类,在赛事之外的事情上他们都比较低调。

然而,现在的线下比赛模式是很难藏住选手的性别秘密的,再加上现在的选手低龄化趋势,有些人干脆就是在比赛时性别觉醒了。不过粉丝们也有自己的一套,那些个顶尖大神的性别早就被摸得七七八八——绝大部分都是Alpha没错。

只除了一个不确定因子。

——叶秋。

入圈晚的新人大多以为这位成名已久的大神是一个顶尖的Alpha,可老一些的前辈会告诉他们:

“你说叶秋啊……哦,他是个Beta,很了不起的Beta。”

与众人相反的是,和他认识最久,缠斗最久的韩文清,却认为他是一个Omega。

 

4.

 

说起来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夏夜里的蝉声响起来,韩文清抬起手腕看看手表,现在有点晚了,这个时间场馆附近早就不剩多少人。场馆的保安认得他,但大概是因为今天霸图输了最重要的比赛,打招呼的样子看着也蔫蔫的,韩文清点了点头就算作是回应,然后快步走向场馆里的选手休息室。

他在休息室里四下扫了一眼,没找到钥匙。角落里的垃圾桶上套了个黑色的塑料袋,他走过去看看,里面是空的。这时他才想起来比赛开始之前他还去过另一个休息室,说不定是把东西丢那里了。

这时候休息室里理应是没有人的,但他看到了从门缝中透出的光线。他快步走过去把门打开,一个人的背影被电脑屏幕发出的光勾勒得清清楚楚。韩文清觉得自己大概认得那人是谁,但一时也不能确定。他沉默了一会,还是问那人道:“……叶秋?”

那人听见他的声音转过头来,逆着光他看不太清楚,不过确实是叶秋没错。他不由得皱起眉头,叶秋作为今夜冠军队的队长不出席庆功宴也就罢了,一个人待在霸图的场馆里是几个?

叶秋隔空把一个不大的什么东西扔过来,他单手接住,拿到眼前一看,正是他先前一直在找的钥匙。

叶秋道:“这钥匙你丢的吧?之前比赛结束你过来的时候掉地上了,我在后面叫你也不听。”

韩文清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然后又问道:“你今天怎么不去庆功宴?”

叶秋撇撇嘴,道:“一个一个就知道给我灌酒,也不知道职业选手不能喝酒这规矩被丢哪里去了。”话是这么说,他心里也明白,人到真正高兴的时候谁还会记得那些条条框框的东西,只不过是他嫌自己一杯倒的样子太难看罢了。

韩文清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道:“要不要再来一局?”

叶秋笑道:“来啊,反正也只是再赢一次罢了。”

垃圾话韩文清自然不会放在心上,他径自走到叶修对面那台电脑前坐下来。离得近了他才闻到一种非常浅淡的薄荷香气,像是某种须后水的味道。他忍不住看了一眼叶秋的下巴,上面光溜溜的没有一点胡茬。性别这种事情也算是隐私,因而他就没有再问下去。

韩文清突然想起来他身上没带别的账号卡,他只得问叶秋道:“你还有没有别的账号卡带着?”

叶秋答道:“应该还有一张,我找找……”说着就在自己的裤兜里摸起来,好一会才找出一张。他拿那张卡对着光看了一下,笑道:“运气不错啊,还是张拳法家的。”

韩文清接过叶秋递过来的账号卡,登陆了游戏,问道:“房间号?”

叶秋道:“419,密码也是这个。”

两个小号的ID一个叫吴杰曹,一个叫吴夏宪,乍一看像是真名,指不准还是两兄弟,只有念出来才知道有多么操蛋。韩文清对于叶秋起名的品味一直都不予置评,毕竟连比赛用的账号都能出现错字……能做这种事情的人估计也就只有他了。

二人一共打了两局,各自赢了一场。韩文清还要再来,叶秋却挥手道:“不来了,太晚了。”

韩文清看看时间,确实不早,都九点半了。他边下线边问道:“你找得到酒店吗?要不要招辆出租车?”他本来想说的是要不要送你回去,但又觉得这话好像不太对。也许从他闻到那种味道那时起他就已经潜意识地把叶秋当成Omega了?这时候的叶修还是白而瘦弱的,看着还真有那么几分Omega的样子。不过那也有可能真的只是须后水的味道,或者是他沾染到的某个Omega的味道?

叶秋道:“陶轩特意挑的离这里最近的酒店,再人生地不熟也不至于找不到路。”

韩文清听了这话也就不再说什么。叶秋走在他前面,身上传来一点点似有若无的凉薄香气。那香气顺着夏夜徐徐吹过的凉风扑面而来,被他吸入肺泡深处,通过气体交换融入血液,流遍全身。

 

5.

 

后来韩文清每次见到叶修的时候都会闻到那种浅淡的刺激味道,冷淡的香气缠绕在鼻息之间久久不散。起先韩文清还觉得大概是洗衣粉的味道,直到后来一次他偶然听到嘉世新来的那个小姑娘在向叶秋抱怨:

“叫你不要再用宾馆里提供的洗浴用品了,味道又重又呛,有几个人还愿意走你旁边来……”

所以说女孩子管得就是多……等等!

他忍不住抬起手腕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确实是那种廉价而浓重的香气,但是他在叶秋身上完全闻不到那种气味,只有薄荷的冷香弥散在他四周的空气中。这样奇怪的举动自然而然地引起了身边张新杰的注意,“怎么了?”

韩文清问道:“我身上是不是味道也很重?”

张新杰不会说假话,不过突然被问及这点,他也只得尴尬地推了一下鼻尖上的眼镜,“不是很糟糕,叶秋身上的味道要重多了。”

张新杰是什么性别,韩文清自然是知道的。那种香气,确实是从叶秋身上发出来的没错,只是那究竟是什么呢?

叶秋不是个Alpha,这点确定无疑。无论怎样掩盖,Alpha总是能辨认出自己的同类。

或许真的是信息素?

叶秋是什么性别对他而言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打爆叶秋,这个在他职业生涯中交手最多,纠缠最久的对手。

一如既往,从不止步。


T.B.C.


说了是AB就是AB=L=

评论(15)
热度(46)
©昨夕今朝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