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夕今朝

为韩叶打call!!!

【韩叶】而为之(4)

校园AU,OOC,请谨慎点入

 @菁年不予 我真的不会开黄腔_(:з」∠)_





4.

 

走在空旷的楼道里,叶修忽然笑起来,那种隐秘的偷笑声——在寂静的夜里多少显得有点渗人,韩文清边开门边问道:“你傻笑什么?”

 

叶修眼疾手快,后脚就跟着他挤进了房门,回答他道:“突然想起来学生中发生的一件蠢事。”他嘴角勾起的线条像黑夜里的灯光一样暧昧不明,“那天晚上我坐班来着,学生在下面写生物。我听见有个男生说‘诶这里有下体肿胀这里有下体肿胀’,我听他们重复了好几遍才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下体肿胀?”韩文清重复了一遍,想想也忍不住笑了一下,“高中生物哪来的下体肿胀。”

 

“其实是下肢肿胀,下了课我借来卷子看过。”

 

“然后呢?”

 

“然后?然后就是看错的人被他同桌阿鲁巴了。”

 

韩文清很明显地停顿了一下,转身看着他,道:“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还能有什么意思!这话叶修没说出口,有人太一本正经迟迟进入不了角色也不好。叶修上身更凑近一点韩文清,在他耳边哈着热气低语道:“我跟你说,如果我是他同桌,我现在就……”他伸手在韩文清裆部摸了一把,热度隔着厚厚的裤子也能感受得很明晰。他得意地微笑起来,道:“憋太久了也不好,你知道这种东西会阻碍血液循环的通畅。”

 

完全是胡说八道。但是没法拒绝。韩文清伸长手臂摸到了空调遥控器,叶修体质太糟糕,得次感冒跟生场大病似的,麻烦得很。先前他没注意到,凑得近了才发现发梢沾染的洗发水香气还是很明显。太过亲密的距离容易让人心猿意马,更别提有人笑得太过明目张胆。

 

毕竟如约赴炮也是一种礼貌。

 

他们两个身高其实差得并不算太多,头贴头脸贴脸的。叶修的睫毛上还沾着一点融化了的雪水,莫名其妙地让他想起了上次叶修情动时的泪水,难得一见的软弱让人着迷。——他凑上去在叶修的嘴唇上亲了一下,然后又退开一点,道:“年轻人还是要多交流,老了效率比较高。”

 

效率是挺高的,叶修暗想,滚床单在谈感情之前,至少对韩文清来说是这样。但是,谈感情太伤心,在目前来看这还算是一个禁区,他们都没有逾越的打算。——“你的效率呢?”

 

接下来连话都讲不了。舌头被另一条热而软的舌头纠缠住,进退不得,时间长了口水就从口角蔓延出来,渐渐地流了一下巴。韩文清这人接吻太狂野,根本不给他一点喘息的空当,再加上还要分神去脱衣服,呼吸急促得跟什么一样。他忍不住从喉咙深处发出几声微弱的呻吟,微弱到几不可闻——好像还是被听到了。叶修断断续续道:“你……也不知道打个招呼……靠!”

 

即使开了空调室温也还是低,光溜溜的大腿接触到冰冷的空气冻得打颤。就这会工夫裤子都脱了,这效率是不是太高一点?

 

叶修拿手背擦擦下巴上流出来的口水,摇摇头道:“你这样不行……不行,角色不对啊。说好了今天我办你的。”

 

韩文清又去解他衣服,叶修作势躲了躲,没躲过,最后还是被按着脱衣服。看韩文清半天都没讲话,叶修以为他心虚了,刚想开口再夺回点优势,韩文清却道:“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哪里不对了?”

 

叶修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他这是被人调戏了,更不对!这不能怪他,现代人都讲白话,说古文的这都什么心态。最过分的是这时候韩文清还伸出手揉了一把那两个沉甸甸的囊袋,偏偏是这种感觉并不太强烈的地方,但不知怎的反而让他有些兴奋起来。

 

他揽过韩文清的脖颈又交换了一个濡湿绵长的亲吻,一边琢磨着怎么回击比较合适。不过想了半天反击是没出来,衣服倒给人扒得差不多了。韩文清的阴茎很迫不及待地从内裤里跳了出来,两根湿滑的柱体凑在一起的动作也因为急切而显得有些笨拙。有那么一瞬间叶修真想嘲笑一下韩文清,然而他竟然完全组织不出语言,注意力被全部吸引,目光无法移开。他的手被人引领着动作,手指纠缠,上面沾了点湿亮亮的水光,在灯光下格外显眼。他把头埋在韩文清的肩窝里,额头感知到的肌肤热度从此处蔓延开来,一直烧到头脑里,纤细的神经被烧得几近断线。

 

背上透进来的刺骨凉意让叶修忍不住打了个激灵,理智多少有点回笼,他闭上眼睛咽了口唾沫,伸手推了韩文清一把,道:“去床上。”

 

那声音听着真不像是他自己发出的。和韩文清在一起的时候就是这样,太不像自己,理当远离。可是他要怎么走开,怎么能走开?就算知道最后只余别离,还是义无返顾。

 

韩文清的声音里听起来好像还带着点笑意,“不忙着办我了?”

 

叶修想想还是不甘心,道:“这次先饶过你,下次再说。”

 

“都随我?”

 

“都随你。”

 

T.B.C.


低调一点,不能写肉_(:з」∠)_

评论(7)
热度(26)
©昨夕今朝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