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夕今朝

为韩叶打call!!!

【韩叶】而为之(1)

前篇最近比较敏感就不放出啦^ ^反正不影响阅读的

昨夕今朝:

校园AU,OOC,私设多,请谨慎点入

知其不可应该会坑的续篇

前篇





1.

 

不远处传来不间断的敲打玻璃的声音,叶修睡得将醒未醒,迷迷糊糊中他还以为又开始下雨了。他往被窝里又缩了一下,这样多少能让声音小一点,再睡过去也容易些,只是他没想到他这样做以后冷空气反而铺面而来,冻得他打了个哆嗦,原本还残存的那点睡意瞬间就消失了。

 

紧接着又有个什么东西扔到他头上遮住了视线,他伸手捞了一下,照触感好像是件线衫。他闭着眼睛把衣服翻过来套身上,一边打哈欠一边问道:“几点了老韩?”声音隔着层衣服听了就有点闷。

 

那边传来一阵乒乒哐哐的声音,过了一会韩文清才回答他道:“七点半。”

 

七点半实在太早了,叶修干脆又盖好被子躺回去,顺便给自己掖了一下被角。韩文清的衣服穿他身上还是太大一点,脖子那里就嫌冷。他知道韩文清有晨跑的习惯,这种费力的事情他自然不会去掺和。昨天搞得太晚,结果到现在还是困得很。

 

可惜回笼觉也不是那么好睡的,醒来之后就怎么睡也睡不回去。学校的床板硬邦邦,身边的床单冷冰冰,他裹着被子扭来扭去,怎样睡都觉得冷,而且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外面好像特别亮一点,闭上眼睛也觉得亮堂堂一片,入睡难度再上高峰。叶修挣扎半天,最后还是不情不愿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室内的味道糟糕得不行,烟草的味道体液的味道还有精液干掉的气味拉拉杂杂混合在一起,连他自己闻了都皱眉。他随手找了件外套披上,趿拉着拖鞋去开窗户,一打开夹杂着雪花的寒风就吹了他一脸。

 

没想到还真的下雪了。

 

新年的第一场雪来得洋洋洒洒,不过大概是碍于地面温度太高,地上一点雪都没积起来,连旁边的草地上都没有几块白色。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把窗户留了道小缝,室内那种有点暖洋洋的让人昏昏欲睡的氛围很快就消散了。白的雪片飘在铝合金的窗框上就成了透明的,透出下面一片黯淡的香槟金色。

 

他盯着窗外看了一会,这场雪下得还不算小,外面的一切看起来都像笼罩了一层惨淡的白雾。看着这幅光景,他突然就想起来苏沐橙小时候作文上的一个句子:“外面的雪像大朵大朵的头皮屑落下来。”当时自己还嘲笑她说:“人家形容雪都用撒盐柳絮,怎么就你想到头皮屑。”苏沐秋和他都笑得前仰后合,最后各自被苏沐橙捶了好几下才罢休。

 

他身上的外套口袋里还有烟和打火机,他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点燃了,深吸一口再吐出来,朦朦胧胧的烟雾就弥散开来。早上起来就抽烟不是个好习惯,或者说正确的时间地点应该在昨晚入睡前的床头,人们管这个叫什么?事后烟?可惜他太累了,压根没想到这点。

 

高三总是要比高一高二惨一些,不过考虑到他们再过半年也就算是解放了,现在正是黎明前的黑暗,早来一天也是情理之中。他从这里看过去就能看到道路上撑起了一把把各色各样的伞,向着学生宿舍楼的方向移动。他教的高二明天才来报到,他本来可以今天再来学校的,但是最后还是早来了一天。

 

昨天正好是元宵节,往年苏沐橙都是买超市里速冻的成品的,今年倒是早早买好了材料说要自己做汤圆,从下午三点开始就在厨房里捣鼓。叶修知道她肯定会做芝麻馅的,而且一定甜得不得了,甜甜黏黏的他肯定吃不下去,但是他不吃苏沐橙又要不高兴,所以还得想个合理的借口躲过去。

 

而救星就是在这种时候来的。

 

门是苏沐橙开的,她压根就没想到韩文清会突然造访。面对她压迫感极强的班主任,她的声音不自觉地就变细变轻了很多,“韩老师……好。”

 

韩文清嗯了一声,也没再说什么。

 

坐在沙发上的叶修听见门口响动,踩着拖鞋走过去,一眼就看见两个人僵持在门口。他对韩文清笑笑,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是老韩啊,别客气,进来坐。”

 

听到他的话以后苏沐橙才有点如梦初醒的样子,赶紧为韩文清让出一条道来,脸上浮起一个略带尴尬的笑容,关上门后对韩文清问道:“韩老师,你要喝点什么?我去拿。”

 

叶修的声音适时地插进来,解决了她当下窘迫的处境,“沐橙你先去忙吧,我来招待他就好。”她听到这句话后简直如蒙大赦,转身就又回了厨房,估计是又摸手机和同学交流今天的意外情况了。

 

叶修拿了个一次性纸杯出来,问韩文清道:“开水?茶?还是说别的?”他打开冰箱看了一下,又说道:“酒也有,看你想要哪个了。”

 

韩文清把手上的东西放到地上,坐上沙发后回答他道:“开水就好。”

 

叶修还真就给他倒了杯开水,还特意倒得很满,韩文清接过来的时候杯壁自然就变得很烫。韩文清把那杯水放到茶几上,转眼就看见叶修研究起他带来的那袋东西。袋子是透明带花纹的,模模糊糊能看见里面装了一堆女孩子喜欢吃的零食,放在最上面的好像是那种8颗装的费列罗心形礼盒。——叶修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脸上带着点似笑非笑的表情,“还知道从沐橙这里下手?以前也没见你心思这么活络嘛。”

 

大概是和叶修待得久了,韩文清觉得他自己讲胡话的本领也得到了极大提高,脸不红气不喘就能开始胡说,“去学生家里做客总是要带些礼物的。”

 

叶修做出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懒洋洋地靠在沙发背上翘起了二郎腿,道:“说吧,今天来想做什么。”

 

韩文清盯着他的姿势看了一会,一字一顿地说道:“家访。”

 

叶修长长地“哦”了一声,他本来还想调笑几句,但想到苏沐橙还在厨房听着,只得作罢,当即和韩文清讨论起苏沐橙这个学期的表现来。这些都是废话,但是唧唧歪歪下去也能扯到天黑。叶修看一眼外面亮起的路灯,笑道:“都这么晚了,韩老师不如留下来吃个晚饭?”

 

晚饭自然是甜甜黏黏得要命的汤圆,叶修借着招待客人的理由把不少汤圆丢到韩文清碗里去。他知道韩文清是只吃咸汤圆的,包括他自己也喜欢雪菜笋干的那种鲜咸味道,可惜这种事情永远都不在他的掌控之中。他只看见韩文清面无表情地把他碗里的那些都吃完了,只剩下碗底一片不甚清澈的汤水。

 

看他这样叶修也自觉今天玩得有些过了,因而当韩文清吃过晚饭告辞的时候主动提出要送他一程。苏沐橙看到他今天表现这么积极,很是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不过也没说什么。外面天气确实不怎么好,可以理解。

 

走出楼道以后韩文清才脸色不大好看地对叶修说道:“以后叫沐橙不要再放那么多糖了。”

 

叶修忍住笑,一本正经道:“沐橙就吃这么甜,跟她讲多少年了都不肯听。”看到韩文清又皱起来的眉头他才又清了清嗓子,道:“说吧,今天过来想干什么。”

 

其实这话是明知故问了,叶修只是好奇韩文清会如何回答而已,没想到韩文清一把抓住他的手飞快地跑起来,他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直到冰冷的雨水落在脸上才有点实感。好在此处离学校并不太远,门卫那里已经亮起了灯,在茫茫雨幕中透出迷雾一样的光。到了门口他们都很自然地把手抽回来放进口袋,跟门卫打了招呼再进去。

 

进了宿舍楼叶修借着灯光才看见韩文清现在的样子有多狼狈,衣服都被打湿成了深色,浑身上下都在滴水。当然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可能更糟糕一些。韩文清帮他把贴在额头上的那些湿发拨到一边去,问他道:“今天不回去了?”

 

叶修点点头,向他伸手,“手机给我,我给沐橙发个短信。”

 

衣服湿嗒嗒的贴在身上特别难受,更别说一停下来就冻得发抖,皮肤接触却是灼热得发烫。他手指飞快地动作着,完全是在下意识地打字。必要的理由还是要写一写,起码不能太露骨,然而到了最后千言万语只化作一句:

 

“晚上不回来了。”


T.B.C.

评论(1)
热度(34)
  1. 昨夕今朝昨夕今朝 转载了此文字
©昨夕今朝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