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夕今朝

为韩叶打call!!!

【韩叶】生当复来归

短篇练笔,算是北洋军阀时期的AU

LO主书读得少,如有错误麻烦指出,谢谢> <



天色已经暗了,不知何时天上开始落起小雪来,飘在泥里便成了泞,路难行得很。这里正是一道曲折的小径,两旁种了些许腊梅树。树也算不得是多好的品种,当初种树的人大概也没有仔细着排布过,又因后来无人修剪,枝桠横七竖八地歪歪扭扭长着,和不远处的清幽湖景一搭,就显出了说不清的别扭。

不过韩文清倒也不太关注这种细枝末节,他也顾不得泥雪溅污了他那擦得锃亮的皮靴,心中只想着再加快一些脚程。他前日刚到的苏州,本已很有几分长途跋涉的疲倦。没料到他茶都没来得及喝上一口,苏沐橙的电报后脚就来了。消息倒是好消息,于是他匆匆将些琐细事务交代了张新杰,偷着又奔上了路途。

眼见着快要到岸边了,他却禁不住慢下了脚步,胸中百味交杂。说来也他们已有大半年未见,最初那阵子刚听到消息的愤怼不甘已消去不少,现下无可奈何的心情倒是占了小半。这却是不能显露在脸上的,以免有人得寸进尺,进而上房揭瓦。

他推了一把画舫上的门板,门“吱呀”一声就开了,里面倒是比外面暖和了挺多。叶修正低头写字,这时才抬起头来看他一眼,将手中的笔搁在一边,对他道:“赶紧把门给关了,你从外面来还真不嫌冷。”

韩文清回身关门,冷笑道:“你这些日子过得倒是清闲。”边说边开始解军大衣的纽扣。没想到叶修下一刻便制止了他,道:“诶等着,你先别急着脱,先把船划到湖中心去。”

韩文清一眼就看见了案几上摆着的《陶庵梦忆》,他走过去拿起来翻了翻,还是品相相当不错的刻本。他不大喜欢这种类型的散文,读得自然也少,其实在他的记忆里叶修也不太爱读这种抒发故国之思的东西,所以现在看来叶修这样做多少有点附庸风雅之嫌,因而他嘲笑道:“土匪头头花样还挺多。”

叶修摇头,道:“老韩啊老韩,你以为现在土匪是这么好当的?”

“不好当,那怎么不回来?”

叶修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答是好,便催着他去外面拿了船桨划水。雪渐渐大起来,到了后来都有点鹅毛纷纷的意味,这种时候叶修却还有心和他作对,船在原地转了好几个圈,最后韩文清警告地瞪了他一眼,这才让船顺顺当当地到了湖中央。他们上了湖心亭,紧接着韩文清又见他转身回了船内,以为他是要拿红泥小火炉,他却要将门给关了,发现韩文清没跟上来才回头道:“外面这么冷,老韩你傻站着想做什么?染了风寒哥不负责啊。”

韩文清道:“你不是要煮酒赏雪?”说了才又觉得自己太傻。也不是说叶修太聪明,其实是他自己太容易被对方,或者说自己给绕进去。

叶修笑道:“他们赏他们的,全都是瞎折腾,这我可学不来。”

门板合上便又是另一个世界了。韩文清这次终于把大衣给脱了,露出里面的军官常服来。叶修伸出手拉了拉他的肩章,笑道:“又升官了。”

韩文清道:“你道人人都如你一般?”

叶修道:“那倒没有。”接着又话锋一转,“你来找我做什么?”

韩文清反问道:“没有你的默许,苏沐橙能拍电报给我?”

没想到叶修摇头道:“这还真不关我事。”

韩文清道:“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倒是退步了老大一截。”

叶修面不改色道:“谁和你玩这套。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韩文清冷笑道,“真出息了。”

叶修不自然道:“我这也算是为你好……”

韩文清打断他,“为我好就是一声不吭地玩消失?”

叶修到了这时,反而不急着说话了,拿过茶壶来又给自己倒了杯茶。韩文清看着他把茶平静地喝下去,只觉得心里有火在突突突地冒出来。他忽然想起初时得知消息的惊惧和恐慌,叶修与那帮人梁子结得已经很久,再加上当时那种局势——不是说他不相信叶修,万一真的遭到毒手,又能如何?

如今叶修却还是那种漫不经心的样子,对于当时的事情也是闭口不谈。这种感觉很不好,就好像他们永远只是同学,就好像从未被需要,就好像他们从未在一起。

他猛地站起来,伸手夺过叶修的杯子,“啪”一声放在桌子上。

叶修脸上却还是带着那种让人厌烦的笑意,道:“你是要终于进入正题了?”

韩文清道:“什么正题?”其实弯弯绕绕半天不肯说正话的人是很明显的,现在反而来指责他,可怜可笑。可叹他还偏偏对此无可奈何。

这种时候是怎样说,怎样好。

过了一会,叶修才道:“你觉得我当时经历了什么?”

“暗杀?”

“对。”叶修伸出手在自己心口那块比划了一下,“好在没打中心脏。”

“总之当时算是捡回来一条命,暂时也不能和你联系。”

他们脚下的船一直在晃,带得韩文清解开盘扣的手也有点颤抖。里衣褪去后胸口露出一道狰狞的伤疤,看着甚至有点可怖。男人不同于女子,以前还有人开过玩笑道伤疤是男人的勋章,包括韩文清自己也是大大小小的伤疤布满躯体,但是他看到那处却仍会有疼痛的错觉。

他不会询问叶修疼痛与否,他们有自己的骄傲。

叶修却还是自顾自道:“我总有一天会回来。”

韩文清伸手搂住他的背,道:“我等你回来。”

雪花膏的香气满溢于室,身下的床板随波荡漾。

尽人事,听天命,但求无憾。

 

第二天再出去的时候湖面上已是白茫茫一片,大雪初霁的晴天,四周渺无人烟,寂静无声。

现下局势紧张,韩文清终究要回去,临行前他突然道:“我知道你昨天写了什么。”

叶修笑道:“然后呢?”

韩文清道:“我不会死,你也不会死。”

叶修道:“所以我只写了上句。”

——生当复来归。

 

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一定会回到你的身边。

 

Fin.

评论(6)
热度(22)
©昨夕今朝
Powered by LOFTER